《 家里家外 02 》


                第二章   白晓艳进了卧室。   她是有夫之妇,我是有妇之夫,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而且女人都已经洗好了 澡进了卧房。我能感觉到,晓艳姐对我的意思。可是就这么推开她卧室的门进去, 又显得我有些过于冲动。   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确切地说,我以前冲动过,我为此付出过代价。   我又想了想白晓艳刚才对我说的话,有了主意。   「姐,我内急,借你家卫生间用一下啊。」我隔着门对白晓艳说。   「嗯……」房里传来她隐隐约约的回应,却听不清她离门有多远,也许她已   我一转身,走进了卫生间。   白晓艳刚才是穿着整齐的套装进来的,她洗完澡的时候已经穿上了浴袍。就 是说,她今天穿的衣服应该都还在卫生间里。一个爱干净的女人,从来不会在洗 完澡之后再穿上刚脱下来的衣服,当然也包括她的内衣。   我掀开了洗衣机的盖子。雪纺衫、短裙、丝袜……内衣在哪儿?嗯,我找到 了。胸罩和内裤都是蕾丝雕花的深黑色,标签上的商标是一样的。很明显,这是 两件成套的内衣。   如果女人穿着成套的内衣,那么也许她已经准备好了,和男人发生肉体上的 关系。女人即使在床上,也是喜欢打扮的漂亮一些的。   这时我手机来信息了,一看,又是老婆。   看来今天是没有办法和晓艳姐继续了。要命的是,我的裤裆里,住在里面的 兄弟早已经憋得浑身火热,迫切地需要显显身手大干一番。   我拿起晓艳姐的内衣,解开裤子,坐在了抽水马桶上。   结婚以后,我就没再干过这种事。可是今天,和这个性感撩人的女人共处了 一个晚上,看得见却没机会吃,我也只能先用这种方式发泄一下了。   我拿过晓艳姐雕花镂空的内裤,仔细地看了看腿根之间的部分,那里居然有 一块潮湿的印痕。我闻了闻,甚至还舔了一下,是那种海苔一样的清爽咸味。我 想象着晓艳姐白净的肌肤,今天一天,她女人的私处就贴在这条内裤上……   我放出了裤裆里的兄弟,它已经完全硬了起来。我把内裤裹在上面,用力撸 动着。蕾丝内裤柔软的质感,让我非常的舒服。如果是在白晓艳的阴户摩擦,应   黑色胸罩的蕾丝罩杯很大、很深,不比老婆的小。我把杯垫贴在自己的鼻子 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满满地都是女人身上的甜香。我喘息着,感受着晓艳姐 残留在胸罩上的若有若无的体温。   上一次用女人的内衣自慰,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第一次用妈妈的内衣手 淫,就是误打误撞地看到她洗澡那一天。   「小志,你刚才为什么要叫雨烟的名字?」妈妈一丝不挂地沐浴,被我看到 后,竟然表现得相当平静。可是这句追问,让我心里瞬间石化,然后又碎成片片, 「哗啦哗啦」地散落成尘。   说谎是没有用的,我面前是一位高级教师,从我出生那年开始,她就在管教 像我这么大的各种少男少女。   「我刚才以为是妹妹,只是想吓她一跳。」   「妈,我错了。」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妈妈轻轻叹了一口气,终于开口了。   「小志,你现在越来越大了,男孩子这个年纪难免有一些奇怪的想法。可是 我告诉你,绝对不许对你妹妹做一些过分的事!雨烟她还小,很多事还不是很明 白。不能因为你一时糊涂,害她一生,你懂吗?」   我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偷看妹妹洗澡的?」   「妈,我没看过。今天真的是第一次!」   又是一阵沉默。   「算了,今天的事就这么过去了。小志,你刚打完球吧?去洗洗吧!」就这 么轻易地放过我了?我如获大赦,转身冲浴室走过去,忽然想起,好像哪里有些   「对了,妈,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扭过头问。   「哦,我带的那个高三班,晚上有辅导课。我下午请个假,休息一下。」妈 妈若无其事地说。   我进了浴室,准备痛痛快快地冲一下。中午的球赛已经让我浑身大汗淋漓, 刚才的事更是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刚脱掉衣服,无意中看到两个晾衣架上搭着女人的内衣。我妈有个习惯, 她每次洗澡都会顺手洗干净自己的内衣。今天可能是被我突然闯进来,情急之下 忘了洗,就这样随手搭在衣架上面。   我赤裸着身体,拿起了胸罩,仔细端详起来。我并没有罩杯的概念,但是平 时我也偶尔注意过,妈妈的胸部应该很大。我手里的这个胸罩告诉我,那一对乳 峰真的很大。我把它贴在脸上,可以把自己的脸整个放进去。我又看了看内裤, 是很保守的纯棉质地,淡黄色的,非常柔软。   突然,我心里燃起一股邪恶的冲动。我知道这种想法很下流,但是我还是没 有办法抑制这种冲动。   我把内裤套在自己的阴茎上,来回磨蹭着。我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全部都是 刚才赤裸着洗浴的女人的肉体——她蹲在地上,分开两条光洁圆润的大腿,丰腴 的臀颤颤地蠕动着,用手指拨弄着下身的肉唇……   我的阴茎很快就勃起了,而且很坚硬,比自己平时用手要硬得多。我一想起 妈还在门外的客厅里,胸膛里跳得「咚咚」直响,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快了,我 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射了。   「小志,你干什么呢?怎么还不放水?」外面传来妈妈的声音。   我胸口一阵抽搐,射了出来。   我射在了白晓艳家卫生间的抽水马桶里。   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事最好别被发现。我快速地拿纸擦了擦,确认没有 射在马桶外边,冲了水,把内衣丢进洗衣机。   刚才的行为让我神清气爽,生理上非常满足,好像真的和白晓艳上过了床一 样。我对自己摇了摇头,想想刚才干的傻事,简直像个十几岁的少年一样可笑。   「姐,我走了啊。」我对卧室的门打着招呼。   没有回应。估计她睡了。   我还是给她锁好了门。   第二天中午,白晓艳拉我一起去餐厅吃午饭。   她今天穿了一件短款的小外套,里面是一件连身裙式样的套装,搭配肉色的 丝袜,浅色的高跟鞋,看上去潇洒中添了几分妩媚。   「小志,你说你到底是老实呢?还是不老实呢?」她嘴角挂着一丝捉狭的笑 容,一边用勺子搅着汤,一边问我。   我心里一动,昨晚的事被发现了?我做得很小心,不应该啊。   「这话怎么说呢?我当然是老实人了,比如说,你昨天都洗干净躺床上了, 我也没对你怎么样啊!」我决定装蒜。   「哈,话说得好漂亮啊。那我问问你……」她扫了一眼四周,对我俯过身子。   「姐姐刚穿一天的内衣,怎么会变成那样呢?都是褶子,皱巴巴的。你倒是 说说看。」白晓艳翘起下巴,抿着嘴,微微冷笑,一副「被我抓到」的表情。   真是百密一疏,女人在这种事上,永远比男人敏感。   「哦……呵呵呵」我强打起精神,厚着脸皮说,「还不是艳姐你太迷人了? 小弟实在忍不住,就借用一下下了。嘿嘿……」   「真是小看你了,唐德志。你还有这种爱好啊?」晓艳姐嘴角勾了起来,一 只光滑白皙的手搭在我的手腕上,「哎,我们玩个游戏吧。你要是能猜到我今天 里面穿什么颜色的,我就把今天穿的内衣送给你,然后嘛……你也得让我猜你的。」   这女人,真的要玩得这么开放?我的心思却当真开始转了起来:昨天穿的黑 色,今天很可能不是黑色,那么,白的?粉红?还是……   白晓艳打了我的手一下,说:「哟哟哟,看你那色样子!你还真想要啊?哎, 你只要敢带回家,我现在就脱下来给你。怎么样?」   她歪着头,得意地瞟着我。看来是被她耍了,我耸了耸眉头,无奈地笑笑。   「不逗你了,说正经的。下周我出差,拜访客户,顺便走几家供应商,需要 带一个支持部门的人。我跟老总推荐了你。咱们一起去吧!」   嗯,要我和白晓艳一起出差?没准儿会有什么新的机会……我满口答应下来。   花城是一座风景如画的南方城市。我们第一天晚上飞机落地、准备方案,第 二天就去拜访客户,一直忙到晚饭时间,才算得以休息。   晚饭后,白晓艳说没什么事,不如去酒店外转一转。我也正好想散散心,就   四月的江南,清风拂起杨柳,吹在身上如软玉入怀,丝毫没有寒意。我们沿 着湖边,在柳堤上散步。路边灯光若明若暗,道上行人三三两两。我留神看了看, 路过的年轻人好多是一对一对的,大概多是附近大学里的小情侣。   「小志,我看不清路了,你扶我一下。」白晓艳软糯糯地说。   我拉起她的手,轻轻地捏了捏。她扭头看了看我,也回捏了一下我的手。我 四下看了看,一对小情侣已经抱在了一起,于是索性把她拉得离我的身体更近了   晓艳姐温暖的身子靠了过来,轻轻挽住了我的胳膊。我能感觉到她柔软的乳 房就贴在我的手臂外侧。随着我们两个人在堤道上慢慢地走动,那只弹性极佳的 肉球在我的胳膊上来来回回地磨蹭,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已经粗重了。   「哎,你看!」晓艳姐轻轻地对我说。   我也看到了刚才抱在一起的那对小情侣。那个年轻的女孩现在已经蹲在了路 边的草丛里,头部在男友的胯间不住晃动。姑娘的脸被及肩的长发挡住了,看不 清她前面的动作。那小伙子的裤子已经解开了,眼睛紧紧闭着。   我和晓艳姐都是过来人。从男孩傻瓜一样的笑容来看,不用说,我们都明白 姑娘正在做着什么。   我感觉到一只灵活的手抚摸着我的大腿内侧。   晓艳姐在我的耳边呵着气:「看别人做,你这么有感觉啊?」她嘴上说着, 手已经捏住了我的裆部。我勃起的兄弟已经被她发现了。   我的太阳穴一阵阵生疼,好像全身血液都涌了上来。我一把就把她抱在了怀 里,对着她的嘴唇吻下去。   「嗯……」晓艳姐闭上了眼睛,似乎早就准备好了一样,把我的舌头吸了过   我紧紧搂住她。我的双手就像拨动吉他琴弦一样,在她肉感的身子上弹奏着。 白晓艳鼻子里轻声哼唧着,胸前挺拔的双峰紧紧贴着我,随着我们两人的动作摩   我解开自己的裤子,抱住了她的头,准备把她往下按。   「不要,先别这样!」晓艳姐突然挣脱了我的手,转身做势要逃。   我这时已经是骑虎难下,如果让她就这么走掉,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抢上去,把白晓艳搂在怀里,双手正好按住她雄伟的乳峰。她的乳房浑圆饱满, 手感非常好。我情不自禁地亲吻着她细嫩的脖子,揉弄着她柔软的肉峰。   晓艳姐的身子变得越来越绵软。她就这样仰着头靠在我怀里,好像很享受我 在她脖颈之间的舔舐。我悄悄解开她的上衣纽扣,里面是一片薄薄的文胸。我剥 开那层布料,把手伸了进去。   「你、你坏死了!」晓艳姐喘息着,发出一阵娇吟,又闭上了眼。热乎乎的 乳肉被我抓在手心里,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着。我的阴茎已经进入实弹上膛的状态, 只求瞄准目标奋力一击。我用胯部用力拱着她的屁股,努力地挤向她丰腴的臀肉   白晓艳背过了手,手指圈住了我的阴茎,阻止了我的挺动,然后温柔地搓弄 起来。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打手枪的技巧十分娴熟,一阵轻拢慢捻抹复挑,我 感觉已经到了喷发的边缘。   正在我抽动着腰,准备在她的手中发射的时候,突然感觉龟头和睾丸同时一 痛,硬生生地让我憋了回去。我又惊又怒,睁开眼睛一看,白晓艳回过头,正笑   她的一只手攥住我的阴茎,另一只手捏在我的子孙袋上,翘着嘴角问:「小 志,你和老婆一晚上可以做几次啊?」   这个妖精!这时候还问这个干什么?我现在只想放出一发,别无所求。   「三四次吧。」我没好气地说。   「那你谢谢我吧!刚才我替你省了一次。」   「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白晓艳转过了身子。由于刚才的亲热,她的鬓发有些散 乱,上衣的排扣已经解开大半。雪白的乳房被我从文胸里掏了出来,月光映照下, 就像高高挺起的雪山。湖光山影之畔,女人衣衫半解,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流与妩   「你带我回酒店吧!」她燃烧的目光中,闪动着熊熊的欲火。   回去的路上,白晓艳简直就是黏在我的身上。昏暗的夜色之下,这湖边也不 知有多少对野鸳鸯在幕天席地,行着那苟且之事。晓艳姐由于那份白领丽人的矜 持,说什么也不肯和我打野炮。这一路上她依偎着我,慢慢地往回走。我借着夜 色的掩护,索性把手放在了她圆滚滚的屁股上。她没有拒绝,任我恣意抚摸。   手上弹性满满的触感,让我再次想起那个遥远的下午,那是多么炎热漫长的   那天我像是吃错了药,也不顾妈妈就在客厅里,就用她的内裤在浴室里自慰。   「小志,你干什么呢?怎么还不放水?」听着妈妈的询问,我忍不住射了出   怀着一种奇怪的负罪感,我稀里糊涂的冲了冲身体。回到客厅里之后,我自 己都不敢相信,刚才竟然幻想着亲生母亲的裸体自慰。这算是犯罪吗?我是不是 已经是个罪人了?   「小志,你过来,帮我揉揉肩!」妈卧室里叫我。   「好,来了。」我来到卧室的床边。妈妈好像并没有察觉我的异样。她背过 身去解开浴衣的前襟,露出肩膀,趴了下来。   我以前经常帮我妈按摩,其实我们母子会经常互相按揉肩膀和后背。每当趴 在床上,让妈妈的手把我后背上的肉捏起来的时候,我总是很放松、很享受。本 来这是我们母子间很温馨的一个时刻,可是今天,我心里却有些惴惴不安。   我像往常一样,骑跨在母亲的后腰,为她揉捏裸露的肩膀。由于刚刚看过她 完全赤裸的身体,而且幻想着她沐浴的样子撸了一发,我感觉很难再心无杂念的 面对妈妈了。她却好像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异样,很放松地让我捏着肩。其实对妈 妈来说,让儿子听话地为她按摩身体,应该也是她难得的享受吧。   妈妈应该确实很享受我的手法,我在她肩头捏了片刻之后,她就轻轻褪下浴 衣的袖子,对我说:「嗯,好了,再捏捏后背。」   要捏背,就只能把浴衣再往下褪。我抓住浴衣的领口,轻轻地拉到妈妈腰臀 之间的位置,让她的后背整个露出来。妈妈已经习惯了在我面前裸着后背,她闭 着双眼,枕着手臂趴在床上,丰硕的乳房压在身下,从床垫和身体侧面挤了出来。 妈妈生过我和妹妹两个孩子,她的腰已经不再纤细了,但也绝对不是那种水桶腰。 从她的后背到臀部,仍然保持着起伏流畅的曲线,这对于人到中年的母亲来说, 已经是很不错的身材了。   从我小的时候,就一直有人对我说,我妈很漂亮。其实我自己不觉得有什么。 再美的女人,和你住在一个屋檐下,天天在你身边吃饭、上厕所,你也不会觉得 她很漂亮的。不过最近两年,我对女人开始上心了,也留意过我同学的母亲。相 比之下,我不得不承认,我妈确实是个美人。   妈妈光着后背,合着眼趴着,催促着我:「小志你怎么啦?快点。」她下身 还盖着那件浴衣,从她臀部上方露出的那部分来看,她并没有穿着内裤。   「哦,来啦!」我骑上妈妈丰腴的臀部,开始给她捏后背。我忽略了一件事, 很快,这件事就给我带来了麻烦。   我只穿着内裤。   我刚冲完澡,就听到妈妈叫我,只来得及穿好内裤,就进了她的卧室。   下午发生的那些不寻常的事情,对我的内心产生了一系列刺激。现在,我手 里捏着妈后背光滑的肌肤,又只穿着内裤骑在她富有弹性的屁股上,让这种刺激 更加强烈了。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我那正当青春期的兄弟逐渐硬了起来。   绝对不能让妈妈发现这个状况,可是我就像是着了魔,一想起我刚刚看到过 的屁股和肉唇就骑在我的胯下不到十公分的地方,我就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冲动 了。妈妈臀沟处的浴衣已经深深的陷了进去,我能感觉到勃起的阴茎整个顶在一 对弹力十足的肉臀中间。   妈妈如果发现我骑在她身上勃起,一定会爬起来杀了我。我闭上了眼睛。等 待我的将是一场暴风骤雨。   片刻过后,却是意外的风平浪静。   妈妈还是趴在那不动。她合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               【未完待续】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8-1-17 22:59 看来老妈为了防止儿子对小女儿发泄兽欲,学习佛祖先发制人割肉饲鹰,继续求肉戏中。 金币 2018-1-18 10:08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乱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