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上了婶婶及她的邻居 》


作者:不详 字数:28301   记得国中暑假时候到叔叔家去住,一早我以到叔叔门口按电铃,而叔叔以去 上班结果婶婶帮我开门,婶婶说好侄子一大早赶来,我发现婶婶只有穿着透明睡 衣,粉红色镭丝奶罩、镭丝内裤,我看到婶婶丰满大奶,黑黑乳晕和葡萄般的乳 头,透明粉红色镭丝内裤中间阴毛,害我鸡巴马上翘起来,婶婶看到我的状况马 上牵起我的手进去,我们在客厅坐下来,我问婶婶姐姐和妹妹在家吗,婶婶说这 3个野丫头一大早就跑出去玩,那么呢?婶婶说叔叔上班要道晚上10点才回家, 于是我说都没有人陪我玩,婶婶说我陪你玩,我说要玩什么,婶婶说好侄子看婶 婶身材好不好,我说婶婶身材最棒,好侄子婶婶我全身不舒服好侄子帮婶婶按摩 好不好我说婶婶我最爱帮你按摩,于是婶婶趴在长椅子上,我马上起来跨在婶婶 的背部上,我的灵巧双手于是在婶婶的背部按来按去,有时故意摸婶婶的双乳, 我还故意坐到婶婶的屁股上,用我的大鸡巴贴在婶婶的屁股磨擦,我发现婶婶默 许我这样做!一边双手摸婶婶的双乳。   一边用我的大鸡巴在婶婶的屁股前后磨擦,我发现婶婶的内裤底部以湿湿了, 于是我故意把婶婶的睡衣翻倒屁股上面,我马上掏出我的大鸡巴贴在婶婶的阴部, 然后将婶婶的大腿夹住我的大鸡巴抽动,我故意问婶婶舒服吗,婶婶说好侄子婶 婶我非常舒服,于是我将婶婶翻过来,婶婶看到我的大鸡巴,突然说:好侄子你 的大鸡巴有七寸多长吧?不像你叔叔的超级小鸡巴干我时,婶婶我感觉好像是一 支牙签,我问婶婶;我七寸多长的大鸡巴,让我猛干猛插婶婶你的淫穴好不好, 婶婶记然叔叔的像是牙签,不如好侄子的、七寸多长的大鸡巴干婶婶淫穴也许比 较好极了。   婶婶考虑了一下子叫我起来,婶婶说:你婶婶以习惯你叔叔的超级小鸡巴, 好侄子的大鸡巴插入婶婶的淫穴,婶婶的淫穴很小巧,好侄子等一下插入婶婶的 淫穴一定很紧,好侄子要慢慢插入婶婶的淫穴知不知道!于是脱下睡衣和胸罩躺 下来,我马上用手摸婶婶的双乳搓揉,然后我吸住婶婶的乳头,婶婶叫了出来, 我变本加厉将婶婶的内裤脱下,婶婶马上用手抓紧内裤,我将婶婶的手抓起来放 在我的大鸡巴上,另一只手脱内裤,婶婶马上说你要做什么?我要干42岁美丽 又漂亮的家庭主妇婶婶!婶婶说好侄子19岁会不会(修干)?   我的好婶婶你教我,于是婶婶带我到18岁妹妹的房间床上,我有些害羞, 毕竟直视婶婶的身体,但是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在婶婶的雪白丰满的乳房和小腹下 面的黑色地带上来回打转。   「你应该知道这些东西,婶婶也有责任让你知道女人是怎么回事。」我的目 光仍然不老实地在婶婶的身上打转,听到婶婶的话,我才恋恋不舍地抬起头来, 与婶婶面对面。   「很好,」   婶婶很满意我的反应,微笑着说,「我希望你仔细看看婶婶,这样你就可以 明白女人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了。」说着,她跪下来,挺起下身,把身子凑到我的 面前,让我可以看得更加清楚。   婶婶的皮肤十分的洁白,婶婶的小腹下面满是黑油油乌亮的细密的阴毛,但 是不够厚,围绕在丰腴的阴户周围,一直向下延伸到肛门的附近。   婶婶的阴门很大,这一点我很清楚,因为我时   常看一些色情杂志,上面有不少裸体女人的照片,通过对比,我知道婶婶的 阴唇相当肥大,阴门很开。   「这是婶婶的阴毛,」   她说着,用手指捋了捋下体上的黑毛,搓起一小缕,向我展示它们的美妙之 处,「当然,你的也可以这么叫,还有,你看,这是婶婶的阴户。」她的手轻轻 地来回抚着下体那一处微微鼓起的美妙的所在,那是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却又极端 渴望接触的神秘场所,以前只是在录映带和色情刊物上有过初步印象,现在却真 真切切地展现在我的面前。   「这儿,这儿,看哪,看这里,」   婶婶一点点地给我详细解释自己身体的秘密,「这是阴唇,很好看,是吧?   上面还长着毛呢。」   婶婶把两腿尽量张大,生怕我看不清楚她的阴部似的,同时还用手撑开自己 肥大的阴唇,露出阴户内红艳艳的世界。   「看到里面的那块小东西了吗,那是小阴唇,大多数人叫它内阴或内唇,有 些女人的内唇会很大,有时候还会突出来呢。」我好奇地看着婶婶的阴户,这一 切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以前只有对着图片的想像,现在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但我心里有些怕怕,偷偷向门口看了一眼,担心会有人突然闯进来,把我们 婶婶侄子俩当场抓获。   不过,坦白地说,我现在内心十分的兴奋,不仅只是生理上的兴奋,但我又 很恐惧我自己居然会产生这样不洁的龌龊想法。   婶婶的下体离我很近,我几乎可以嗅到那里散发出的淡淡的气味,感觉相当 古怪的气味,不是很强烈,也不难闻,有点像蘑菇的味道,但很令人兴奋。   婶婶继续向我展示她的内部构造,特别指出了阴蒂的位置。   「这儿,看见了吗?在这儿,里面点。」   婶婶指指点点着,但我真不希望婶婶把女性生殖器的秘密这么清楚明白地告 诉我,这样的话,我以后的日子就很难过了,我也许会每天都想这里想得发狂的。   「男人总是喜欢把他们的阴茎插到这里面,这就叫阴道。   男人把阴茎插进来,然后播散爱的种子,如果受孕成功,一个小宝宝就诞生 了,然后小宝宝就从这里面来到这世上。」我哈哈大笑起来,感觉相当滑稽,我 不相信那么大的一个婴儿竟然能从这么小的一个洞里出来,但婶婶向我肯定这是 真的,你们姐姐妹妹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把你的手指插进来试试看。」   妈妈鼓励我说。   她引导我的手指进入她的阴户,让我感觉那里的温热和潮湿。   我无法形容手指插在婶婶的阴户里的感觉,那已经超出了我的词汇范围。   我只能粗略地说,我的手指彷佛挤进一个棉花堆里一样,但温暖湿润的感觉 又如同泡在蓄满热水的浴盆里,暖洋洋的,十分的不可思议,使人陶醉。   婶婶没有让我一直陶醉下去,又引导我的手抚摸遍下体的每个部位,让我充 分感觉女性身体的秘密。   我对婶婶的阴户为什么会不断往外渗水十分好奇,婶婶讲解得很有耐心,她 把阴唇撑得很开,向我展示阴道内的秘密。   「看见了吧?在里面有许多皱折,那叫阴唇带,但也有些女人没有这些东西。   怎么样,感觉相当有趣吧?」   观看婶婶的性器有一种别样的刺激,和看杂志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后者 仅仅是好奇,但前者却有着十足的性的诱惑力。   我的生殖器不知不觉中已经完全勃起,虽然我年纪还很小,小弟弟也还没有 完全长成,但是直楞楞的阴茎却还是倔强地挺出了水面。   婶婶一眼瞧见,嘴角挂起一抹难以辨认笑意,她伸出手,轻轻地握住我的小 弟弟。   婶婶的手指轻柔地抚摸着我的小弟弟,还不时地摆弄一下我的阴囊。   「你知道它为什么会变硬吗?这很自然,这是人类的本能,当男人兴奋的时 候,他的生殖器就会像这样变大,变硬,因为它想钻进女人的阴道里──唔,那 感觉真是很不错喔。」最初婶婶接触到我的小弟弟时,我有些退缩,但婶婶的手 抚弄我的阴茎时的感觉是那样的棒,我很快就心安理得了。   「你以前变硬的时候是不是也像婶婶这样做过呢?」婶婶问。   我点了点头,事实上我经常手淫,而且幻想的对像还往往就是婶婶。」「你 不必这样做的,这对你的身体不好。」我不知道婶婶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我知道 这世界上几乎每个男人都曾经手淫过,我也不觉得手淫有什么不好,但婶婶坚持 说我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   「现在,好侄子,让婶婶教你怎样和一个女人交流。」她安慰我,「你一定 会喜欢的,是男人都会喜欢,感觉很不错喔。」对我而言,婶婶实在是一个完美 的女性,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年龄也正合适,虽然她并不是人人称谓的那 种美人,但是她那端正熟悉的外观,却着着实实地激起了我的欲望,她那淡扫的 蛾眉以及一对尖细的利眼,却足以勾起我满腔的欲火。   我一把抱起婶婶,把她放到床上。   「我们要有个孩子吗?」   我问。   「哦,不,」   婶婶说,「但是当你和婶婶经历了之后,你就会明白怎样使女孩生小孩了。   」   接着,她让我吻她,我照做了。   「不,不是这样,你看我。」   婶婶纠正了我不正确的接吻动作,她把自己柔软的舌头伸了过来,轻轻地勾 住我的舌头,然后两条舌头纠缠起来,同时婶婶用力地吮吸着,舌头用力地在我 嘴里搅动,差点要把我的心给勾了出来。                 我从来   没有听说过正确的接吻方式,显得有些忙乱。   婶婶格格地笑着,让我也学她这样做。   我尝试着也把舌头伸了过去,婶婶立即含住我的舌头,轻轻地吮吸着,我不 觉也用力地吮吸婶婶的香津。   婶婶的呼吸甜美而热情,鼻子里呼出的热气均匀地喷在我的脸上,痒酥酥的 好舒服,她的香津带点柠檬汁的感觉,有一股撩人的味道。   我发现我喜欢上了这种接吻的方式,我喜欢嘴对嘴的交流,喜欢我们俩的舌 头纠缠在一起的感觉。   婶婶的一边乳房顶在了我赤裸的胸脯上,她抓起我另一只手,把它按到自己 的另一边上。   当然,在此之前,我还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一个女人赤裸着的乳房,那只是 在我梦里出现过,所以婶婶的乳房是我接触过的第一个。   婶婶今年才42岁,看起来还不显老,但是,在这样的年纪,身体的转变是 骗不了人的。   她的乳头已经有些发黑,尽管乳房十分饱满,但是也已经开始有些下垂了。   她的臀部愈加的浑圆丰满,由于生过孩子,小腹有些凸起,不过四肢却很柔 软和结实。   不管怎么说,婶婶的身体还是相当匀称的,她的腰部脂肪不多,线条也很柔 和,特别是大腿依然结实和富有弹性,表明了身体正处于成熟的阶段。   「到婶婶上面来。」   婶婶说。   她把大腿张开,我爬到她身上,把火热的肉棒戳到婶婶的肚皮上。   她让我把身体抬起来,然后伸手抓住我的小弟弟。   我可以感觉到婶婶用温暖的手牵引我的小弟弟来到那一处淫穴前,轻轻地蹭 在毛茸茸的阴毛上,磨蹭了好一会,我的龟头碰到了一团绵软温热的东西,我知 道我的龟头已经抵在婶婶的阴门上了。   我感到一阵晕眩,因为我即将进入一个崭新的新天地,那将是我人生新的开 始,虽然前面的路要怎么走我还不知道,但是现在,我只知道自己将要成为一个 真正的男人,而这成人仪式将由婶婶主持。   婶婶把腿抬起来,缠到我的腰上,然后屁股往上一抬,我几乎没有意识到, 小弟弟就已经滑进了婶婶的体内,顿时,我的整个身体连同神经都紧张起来。   我终于进去了!我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一句话。   浴室的门还开着,滴答滴答的水声传来,屋子里静悄悄,婶婶似乎也停止了 动作,只有我们的下体紧紧地相连着。   「好啊,宝贝,快动起来。」   婶婶呻吟一声,开始鼓励我做男人应该做的事。   我感觉着这一刻的美妙,小弟弟在婶婶温暖的包容下脉动,一种难以描述的 温馨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慢慢放松了绷紧的神经,身体也松弛下来,渐渐地习惯了这种陌生的奇异 感受。   我轻轻地动了一下身子,感觉到婶婶小腹下的毛蹭在我的肚子上,同时小弟 弟在婶婶的肉洞壁上轻轻地磨蹭了一下,顿时一阵兴奋直冲脑门。   无须婶婶的催促,无须婶婶告诉我怎么做,也无须婶婶再向我解释这样做的 美妙之处,我自觉地用力抽动起来。   婶婶的淫穴不是很紧,也许是我的小弟弟年龄不够的缘故吧,我的抽动几乎 没有过多的阻碍,但是肉与肉的磨蹭带给我的刺激却十分的强烈。   婶婶似乎对我的动作也很有反应,身体不断地扭动着,努力迎合我的抽插。   我们就这样持续了大概二十分钟,然后婶婶让我一边抽动一边注意看我们身 体连接的部位。   我绻起身子,一边用力地进出婶婶的身体,一边看婶婶的淫穴。   婶婶的淫穴现在已是一片狼籍,沾满了湿淋淋的淫水,肥美的阴唇随着我的 肉棒进出之势,翻进翻出,连同周围的阴毛也卷在一起,缠在我的肉棒上,挤进 去,退出来。   我用手撑开婶婶的阴户,把两片阴唇用力地拉开,这样,我可以清楚地看到 肉棒在婶婶血红的肉洞里进出的样子。   那是一幅极端淫靡的景像,肉洞里红彤彤的一片,四壁上皱折层层叠叠,紧 紧地吸住我的小弟弟,每一次我抽出肉棒,都可以看到肉壁上渗出的水随之而出。   哦,这就是做爱吗?感觉真是爽呆了!我为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兴奋不已, 更加激起了我征服的欲望。   我的动作越来越狂暴,婶婶的身体被我冲击得不住颤抖,小腹随着我的推进 泛起阵阵涟漪。   我坚持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在婶婶的体内射了出来,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真正 意义上的射精,感觉和手淫完全不一样,射得异常的畅快,也射得特别的多。   等到我安静下来,我才瘫倒在婶婶柔软的身躯上。   婶婶在我射精的时候并没有阻止我,也没有让我射在外面,只是一边呻吟, 一边挺动下身迎合我的发泄。   等到我完成了我的处男作,婶婶才赞了我一声我做得不错,看来婶婶并不介 意我射在她的里面。   婶婶站起身,在我唇上轻轻地印了一吻,然后自去洗澡了。   婶婶又问我是否还想和她交流,我当然说要了,怎么可能不要呢?那是我一 直梦寐以求的事,而且已经食髓知味了,但婶婶不主动提出,我门都没有,现在 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后来我想到婶婶的淫穴叔叔是第一个人,而我是第二个人,于是我跟婶婶说 我也要你的第一次,婶婶说我的第一次一给你叔叔了除非屁股洞?于是我再次跟 婶婶说我也要你的第一次屁股洞,转过身,婶婶高高地撅起圆圆的屁股,一只手 捂住穴,另一只手扒开自己的屁眼。!   望着婶婶圆润白嫩的屁股,我不禁感到   目眩。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成年女人的赤裸的屁股。   目睹婶婶的裸体后,又经过婶婶给自己手淫,他觉得自己不可控制地爱上婶 婶了。   尤其在婶婶把屁股─赤裸裸的屁股呈现在自己面前后,我情不自禁地低头吻 在婶婶的屁股中的那个花蕾上。   婶婶的神经如今分外敏感。   那轻微的好侄子的口唇与自己肛门的接触已经让她浑身颤抖不已。   她想告诉好侄子:在插入婶婶的屁眼前一定要先把婶婶的屁眼弄湿。   但她忽然开不了口。   她只觉得分外的羞涩,平时教育女儿的那股劲都不知道那里去了。   果然,好侄子的进入受到了极大的困难。   不但好侄子在叫着:「婶婶,我进不去。   头上很疼……」   她自己的肛门口也受到了极大的撕裂般的痛苦。   算了,还是用穴解决吧?但她随即又排除了这个诱人的念头。   她强压着穴内的骚痒转身坐下,拿起好侄子的肉棒含入嘴里。   「妈妈,你的嘴真厉害。」   婶婶没有多说,继续舔舐好侄子的生殖器。   果然,好侄子的肉棒不一样。            比较刚刚干淫穴时还要粗大   她这才吐出好侄子的肉棒:「好侄子,婶婶再给你吸出一次好吗?「不!婶 婶,我真的很想插到你的身体里去。   能让我到生姐姐妹妹的地方去吗?」   「不行!」   婶婶的嘴里回绝了好侄子,但下面的淫穴里已经是泛滥成灾了。   她强作镇定地在淫穴里掏了些淫水涂到屁眼上,然后再次俯身翘起屁股。   好侄子虽说有些不愿意,但也只好将就着把婶婶的屁眼当穴戳了进去。   这次肉棒上和屁眼内都有润滑,总算顺利地插了进去。   第一次用屁眼接受肉棒的攻击,她只觉得屁眼里一股便意直冲神经,肛门内 的肌肉似乎在用力的想把好侄子的肉棒给推出去。   但好侄子的肉棒继续往里推进。   龟头上的肉楞硬硬的直刺激得直肠壁生疼。   每移动一下,她都觉得浑身机灵一下。   那种不知道是疼,还是快乐的感觉让她真受不了。   她想叫停,但用屁眼又是自己建议的好侄子。   好侄子开始抽出来了。   婶婶颤声指点着我:「好侄子,慢点抽出去……对,对!抽到头哪儿就停下。   对!……再慢慢插进来……对……」   我在婶婶的教导下进行着他人生第一次的插入……「对……啊……对,好侄 子!……就这样插婶婶……不要急…一下一下的来……」。   渐渐我的抽插动作开始熟练起来。   她也就停止对我的性教导,闭上眼静静享受久别的滋味。   好侄子的双手紧紧抓住婶婶的屁股,啊!感觉回来了!真妙!不知道多久, 婶婶感觉到直肠壁上喷射与我身子的抖动。   我终于在婶婶的屁股内射精了!结束了…婶婶正想坐起来。   但我的手扶住了婶婶的屁股:「婶婶,慢点。   我想好好玩玩您的屁股。」   她茫然地听从了婶婶的命令,高高地撅着屁股,把头埋在床单上。   她清楚地感到我的手在自己的屁股上来回地抚摸。   接着我的脸也贴了上去。   婶婶仍然有些痛楚的菊花蕾敏感的感到我的鼻子的拱动。   好侄子声音含混地传来:「婶婶,你这里真可爱。   ……我爱死婶婶你的屁股了……」   好侄子的舌头在花蕾周围移动。   有时臀尖的一大块肉会被咬住,然后好侄子的舌头在里面仿佛舔冰淇淋似地 品尝婶婶的味道。   婶婶的脑子里已经是空白一片,只有穴里阵阵的骚痒、后庭内的微微痛意流 遍全身。   我的舌头从后庭移向下面。   最敏感的洞口开始受到刺激。   好侄子生涩的舌技,虽然没有满足婶婶那里的欲望。   但好歹也让婶婶好过了一点……婶婶说;好侄子、你比你那没有用的叔叔好 上100倍,好极了!以前的日子婶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挺过来的。   婶婶压制着淫穴里的冲动,要让亲爱的好侄子戳入屁眼玩弄屁股。   婶婶原来以为有恋母情结的侄子会爱玩婶婶的乳房。   但这好侄子,竟然每次只是草草在婶婶的大奶奶上捏弄一会儿就让婶婶撅起 屁股…… 因为婶婶的屁股洞是我的!但婶婶与好侄子的亲密接触,不知不觉中 让婶婶自己也开始放下婶婶的架子放肆起来。   看到好侄子,婶婶便会先在我的大鸡巴处摸一把,问一声:「好侄子,想婶 婶吗?」好侄子也会抱住婶婶亲一口:「骚婶婶,好侄子想死你了。」就在我和 婶婶(修干)完的爱抚,我发现22岁的二姐站门口偷看而婶婶没有发现,于是 我将婶婶抱起来成趴跪姿,将婶婶的淫穴露出来给二姐看,于是我将我的大鸡巴 插入婶婶嘴巴,二姐和我四目相看后,突然比出中指来就出去,后来抽出我的大 鸡巴在婶婶脸上射精,我跟婶婶说把精液涂抹脸皮上就此睡觉,于是我拿起婶婶 内裤擦大鸡巴就出房间。   我到二楼客房去睡觉,不知睡多久小妹就叫我起床吃饭,到了一楼饭厅,婶 婶、大姐、二姐、小妹以在等待我吃饭,婶婶煮了一锅人参鸡叫我多吃些,二姐 突然哼了一声,我知道二姐在哼什么意思,吃饱后我就找大姐、小妹聊天,由于 二姐看到我和婶婶做爱的原因,我不敢和二姐在一起,于是我就去洗澡,洗玩澡 我又去睡觉,睡到三更半夜我发现有人进来房间,我瞄了一下子发现竟然是二姐! 由于我只穿内裤睡觉没有盖棉被,而大鸡巴还跑出内裤翘起来,二姐走到床沿边 坐下来摸我的大鸡巴,而我假装睡觉看二姐有什么意图,只听到二姐小声说:弟 弟我看到你和妈妈做爱,妈妈好像很快乐,不像爸爸和妈妈做爱时,妈妈都说爸 爸没有用的男人,因为我偷看爸爸和妈妈做爱时,爸爸的鸡巴好小支,而且和妈 妈做爱时不到一分钟,妈妈还想要时爸爸就是说睡觉啦,不像弟弟的大鸡巴比爸 爸的鸡巴,粗跟长是爸爸两倍多,而且弟弟和妈妈做爱时间,真不敢相信竟然有 一小时多,难怪妈妈会那么爱弟弟,妈妈真的捡到宝。   不知不觉得我,我瞄了一下二姐,二姐上半身以脱光,我突然抱住二姐说;   二姐我也好爱你,二姐;弟弟、我要你和妈妈做爱时方式用到我身上,我说; 好姐姐、我一定会跟好姐姐好好做爱,二姐站起来脱光多于的衣服,「弟弟,把 你的内裤也脱了嘛!我恍然大悟,飞快地脱掉衣服,把她抱在怀里,吸吮着她那 鲜红的乳头,右手伸到那神秘的阴户上抚摸着。   这时二姐的淫水更像缺堤的江水,直往外流。   我伸出中指,顺着淫水,慢慢地往里插,插进一点时,二姐突然皱着眉头叫 道:「啊┅┅慢点好弟弟,有点痛。」我赶紧按兵不动,但手指被她的阴道紧紧   夹住,四壁软软的十分舒服。   这样过了一会,二姐感到阴道里面痒痒的很难过,便把屁股向上抬起,嘴里 叫道: 「好弟弟,里面痒痒的,你轻轻地插进去。」我一见马下子,二姐的淫 水流得更多了,她忍不住伸出手来,一下子抓住了我的阴茎,上将手指又往里插, 还不时的抽出,在她的阴核上揉捏一阵。   一抓之下,那原有七寸长的大鸡巴,刹时更加暴胀,龟头一颤一颤的,像是 要冲出重围似的,把握不住。   「啊!好弟弟你的那个这么大,我怕!」   姐有畏惧的说。   「好姐姐,不要怕,我会慢慢的弄,你放心好了!」我急忙安慰她。   在她的玉手的拨弄下,二姐更是觉得欲火冲天,浑身水熟熟的。   他本能的抽出手来,将我平放在草堆上,分开她的两腿,用手扶着阴茎,在 她的桃源洞口一探一探地慢慢将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   「好弟弟,慢点,有点痛!」   二姐略感疼痛,用手握住阴茎,娇声的说道。   我只好将炽热的龟头抵在洞口,一面深吻香唇,紧吮香舌;一面用手不停的 揉摸着乳房和乳头。   经过这样不停的挑逗,二姐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终于她忍不住发自内心的 痒,娇喘呼呼道:「好弟弟,你可以慢慢的弄了。」说话间,她挪动双腿,阴胯 随着张得更开了,并挺起臀部迎接着龟头。   我知道她芳心大动,便微微一用力,龟头就着淫水挺了进去「啊!痛死我了!」 二姐叫道。   此时,我也感到有一个东西挡在龟头前面,根据原来他偷偷看的一书禁书上 写的,他知道是处女膜。   但又见二姐头冒冷汗,眼睛紧闭,便只好按兵不动,用右手抓住大鸡巴,让 龟头不停的轻轻抽动着;而左手按在她的乳房上,一面轻轻的揉捏着,一面轻声 问道:「好姐姐,现在觉得如何?还痛不痛了。」「弟弟,就这样,等一会再插, 姐姐还有点痛,但里面却痒得难受!」又过了一会,二姐的又腿开始乱动,时而 缩并,时而挺直,时而张开;同时也挺起屁股,开始迎合龟头的抽动。   我一见时机已经快成熟了,就慢慢地抽出阴茎,用龟头在阴唇和阴核上捻动。   一下子,二姐的淫心狂动,屁股连连挺迎,娇喘的说道:「弟弟,姐姐现在 不痛了,里面很难受,痒痒的,你只管用力插进去吧!」我瞅准时机,就当她咬 紧牙关、屁股往上挺的刹那,我猛的吸一口气,阴茎怒胀,屁股一沉,顺着湿润 的阴道,猛然插入「滋」的一声,冲破了处女膜,七寸多长的阴茎,全根尽没, 胀硬的龟头深抵在子宫洞口。   二姐这一下痛得热泪直流,全身颤抖,几乎张口叫了出来,却被我用嘴封住 了。   想是她痛极了,双手不住的推拒,上身也左右摆动,我见她痛得历害,也只 得伏身不动,而整根阴茎被阴道紧紧的夹住,十分舒服。   我们就这样拥抱了一会,二姐的阵痛也过去了,随着而来的是,淫穴里开始 痒了,十分难受,便轻声说道:「好弟弟!现在好些了,你可以慢慢的玩了,只 是要轻些,姐姐怕受不了。   我很听话的把阴茎慢慢地抽出,又缓缓地插入。   在这样轻抽慢送之下,二   姐的淫水又涌了出来,她娇喘微微,显得淫狂快活。   我见她苦尽甘来,春情荡漾,媚态迷人,更加欲火如炽,抱紧娇躯,耸动着 屁股,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不停地狂插。   只插的二姐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娇声的叫道:「啊┅┅啊┅┅好弟弟,姐 姐好舒服啊!啊┅┅你真会干┅┅美┅┅美死我了!啊┅┅你顶到┅┅你姐的花 心了┅┅啊,我美死了!」二姐一阵抽搐,只觉得我那粗大的大鸡巴,像一根火 柱插在自己的阴道里,不停地抽动着,触到了花心,像似要插进子宫里似的。   她的全身像火一样的燃烧着,她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燥热,娇脸上春潮四溢, 香唇娇喘吁吁。   我听着二姐那淫声浪语的叫床声,更为卖力的抽插着,双手也移到她那高耸 着的乳峰上,用力地揉捏着。   在这样的双面夹功下,二姐更加欲仙欲死了,嘴里大声地呻吟着。   随着二姐的呻吟声,只见她浑身颤抖着,阴穴里一阵收缩,一股火热的阴精 喷射在我的龟头上,手和腿也都瘫软下来,同时娇喘吁吁道:「啊┅┅宝贝,我 不行了,姐┅┅姐上天了!」我的龟头被那股火热的阴情一射,心神一动,一股 从来没有过的快感涌上心头,猛然打了个寒颤,一股精液也射了出去。   「啊┅┅舒服死了!」   二姐媚眼一闭,享爱着这无比的快感。   我们第一次尝到人生乐趣,真是神魂颠到了,飘然欲仙。   两人射精后,都感到很累,但仍然不愿分开。   我抱着二姐,双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揉捏着。   这时,因为大鸡巴的抽出,二姐蓬门洞开,那淫水合著阴精、阳精和一些血 液流了出来,把她的双腿间和地上弄湿了一片。   二姐一看有血流出来,害怕道:「你看看,刚才那么用力干我,现在流血了, 怎么办?」我听后笑着说道:「小笨妞,你是黄花闺女,第一次当然是要见红的。   不要怕!我刚才不用力干你,你会这么爽?怎么样,再来一次吧!」说着, 我的手又向二姐的淫穴摸去。   不了,我一把抓住二姐的手说道:天晚了,我们一起睡觉,二姐说;我们做 爱时的声音大姐一定有听到,我说;最好大姐有听到,二姐说;干脆弟弟把大姐、 小妹一起骗上床,这样我们一家四个女人都是弟弟的人!弟弟就是一家之主了好 不好?我当然说好,二姐我来想法子?我和二姐抱住身体就寝,一早二姐就摇我 起床吃饭,到了饭桌前叔叔,婶婶、小妹,以在等待我们了,等我和二姐坐下时 大姐也下来了,我看到大姐脸色好像一晚上没有睡觉,我想到大姐一定昨晚听到? 我和二姐做爱时的声音,我一定要把大姐弄到手,叔叔说:敢快吃饭,然后该上 班、上学了。   叔叔说:好侄子你在家要好好的陪伴婶婶,我心理想,我一定会好好的用我 的大鸡巴干婶婶的淫穴,吃完饭后大家都出门了,婶婶去洗碗,我看到婶婶穿连 身裙的背影,我的大鸡巴就跷起来,我过去从后面抱住婶婶说:美琳老婆有没有 想念我这么个好老公啊?   婶婶说:好侄子你在说什么?我是你的婶婶啊?我说美琳老婆、你都你不想 和我做爱了是不是?婶婶说:要,我的好老公不要生气啦。   于是我把婶婶的头转过来亲嘴,一手摸双乳、一手摸阴部,然后将婶婶的裙 子拉高,我看到婶婶是穿有打蝴蝶结的丁字裤,我将两旁的蝴蝶结打开,婶婶的 淫穴以湿了,我把大鸡巴插入婶婶的淫穴插动,美琳老婆爽不爽?好老公、美琳 老婆的淫穴有好老公的大鸡巴好爽喔,美琳老婆我发现站立的干你的淫穴比较紧 密,好像处女一般,于是我猛干猛插淫穴,美琳老婆说:好老公…哟。占有我…   快…占有…我…呜呜…哟…我。我快被你干…干死了…哦哦喔……抱紧我 …喔。   喔…快…抱紧我…用力…用力的干我……啊…啊啊……」啊啊…哟…爽爽 …爽死我了…哟。哟…这样…好。好爽哟…啊…啊啊…啊…喔喔。好老公。   我爱死你了…你…你真强壮…啊…啊…这…这样好…很好…啊啊…啊……」   美琳老婆又忍不住的大叫着:   「啊…啊…停。停啦…哦…好…好。哦… 好老公好…厉害啊…哟…哟…快。 快…哦。哦哦… 「哦…哦哦。哦… 好老公… 好老公…我…喔喔…爽…好爽。   喔哦…我…我要。要泄了…要泄…哦。哦…哦。哦……」好老公…啊…好…   好强…好厉害…哟。哟…喔喔。喔…我不行…不行了…快…了…快泄…高。 潮了…哦哦喔喔……」老婆。哦。哦哦…呼呼…我…我…也要…要泄…了…啊 …哦哦…呼…呼…呼。喔喔…喔……」这时,我们两人同时泄了,一股灼的精液 直冲向美琳老婆的子宫中,而淫水则顺着我的阴茎流出,美琳老婆你帮我生儿育 女好不好?好老公我帮你生个儿子,我问美琳老婆,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儿子呢? 美琳老婆说:你叔叔从来没有让我高潮过!不然我怎么生出三个女儿,而好老公 你让我高潮的爽死,所以一定是儿子。   我好高兴亲吻着美琳老婆,我说:美琳老婆以后不要穿着奶罩、内裤、只要 穿着衣服和短裙就好!这样好老公不管要干美琳老婆的淫穴、或是要摸美琳老婆 双乳才能很方便,知不知道啊?美琳老婆说:从现在开始就不要穿了。   美琳老婆我跟你讲个秘密,我们昨天做爱时候,被二姐看到美琳老婆说:啊、 怎么会被你二姐看到呢?还不是美琳老婆你的叫声太大声了!还怪我要不是好老 公干我太爽了,不要怕、好老公的大鸡巴,猛干二姐淫穴干的高潮爽死了,好老 公你怎么连你的二姐都干了,知道就好了,我和二姐计划连大姐、小妹都要干, 这样我就是你们一家之主了,美琳老婆你说不是啊?美琳老婆说:好吧,好老婆 你有安眠剂吗?好老婆说:有一整瓶呢!等一下拿给好老公,好老婆我先干大姐、 再干小妹你说好不好?好老婆说:你是一家之主一切听你的。   晚上先干大姐、好老婆你要帮忙我知不知道啊?好老婆说:是、我的好老公, 好老公、好老婆一起穿上衣服都没有穿内衣裤。   于是我抱起好老婆,把好老婆的双脚放到我肩膀上,我还把大鸡巴插入好老 婆的淫穴里面,我抱好老婆走到客厅,好好的用七寸多长的大鸡巴,猛干猛插好 老婆的淫穴。   突然大门打开,好老   婆说:好极了,是『马吉』,我才知道原来是隔壁40岁的蔡雪玫阿姨,蔡 雪玫阿姨说:美琳、你和你的好侄子在一起(修干)门也不关上啊?好老婆说: 好佳在是你这么个「荡妇」,蔡雪玫阿姨说:你也是荡妇,一大早就和你侄子 (修干),婶婶说:我的淫穴只有2人干过了、那像是你的淫穴不只2人干过了?   蔡雪玫阿姨说:一样、美琳难怪我们是『马吉』。   美琳我们一起玩3p,婶婶说:你要问我的好老公?蔡雪玫阿姨说:好侄子 你也是我的好老公。   好老婆的淫穴,也要好侄子、好老公的鸡巴插入淫穴,好老婆说:你的淫穴 在让我的好侄子、好老公插入,你就以被3人干过了?还是你比较淫荡,蔡雪玫 阿姨说:美琳、你一大早就和你侄子(修干),你侄子的鸡巴一定不同凡响?   废话,我好老公的大鸡巴有七寸多,你说插入淫穴爽不爽快呢?废话少说、 衣服脱光躺下来给我的好老公,用七寸多长的大鸡巴插入你的淫穴知不知道?蔡 雪玫阿姨说:马上脱光躺下来,美琳好老婆说:好老公你和雪玫(修干),我去 买菜,记住要狠狠的、猛干猛插雪玫这么个淫荡的淫穴。   我说:美琳好老婆,蔡雪玫阿姨这么一个「荡妇」,好老公我、一定要用我 的七寸多长的大鸡巴,干到蔡雪玫阿姨叫我好老公出来为止。   蔡雪玫阿姨躺下来说:我这个「荡妇」   的淫穴!等你干到我叫出(好老公)出来为止。   我张大两眼看得发呆,「哇!真想不到蔡雪玫阿姨都已经是40岁的妇人了, 而且还生了两个女儿,身材还是那么的棒」深深吻住她的红唇同时将我的舌头试 着朝她的口中伸去,而我的两手也没闲着一手爱抚着蔡雪玫阿姨光滑如脂的背部, 一手爱抚她丰腴的肥臀手指更是朝她的肛门那儿扣挖不已,至于七寸多长的大鸡 巴、自然是理所当然向她那令人销魂的小穴淫穴进攻。   不一会儿蔡雪玫阿姨主动献上她的香吻,舌头也伸进我的口中灵巧的搅动, 当我俩的嘴分开时彼此的唾液连成一线,就像我和阿姨之间那分不开的浓浓爱意。   口对口的热吻结束后我又开始另一次的长吻,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是阿姨下面 的那张樱桃小口的淫穴。   我要蔡雪玫阿姨把两脚张开,然后我跪在她的身前用两手的拇指拨开大阴唇 后,我便朝蔡雪玫阿姨她的淫穴吻去,我一边吸吮着一边还用舌头挑逗那早已充 血膨胀的阴蒂,才一下子蔡雪玫阿姨那肥美的小穴就流出了甘美的淫水,我一滴 不剩的将它全部吞下,这是蔡雪玫阿姨爱我的表示,我又怎么可以随意浪费呢!   要不然可是会遭天谴的。   这时只见蔡雪玫阿姨一边颤抖着双脚一边无力的哭着说:『哦…哦…哦,我 的好侄子、亲亲好丈夫,别再逗我了,我…我不行了,快…快将你的大鸡巴猛干 猛插到雪玫阿姨的淫穴里来吧!』好老公你大鸡巴实在太大了,比雪玫阿姨那丈 夫至少长了三寸多,又粗了一倍,希望你怜惜雪玫阿姨的淫穴,轻轻一点慢一点 的插入才好啊!这可别整雪玫阿姨啊!」听到这样深情的泣诉我又怎能没有反应 呢?于是我要蔡雪玫阿姨,翻身趴下把屁股翘起来,接着我便两手扶着蔡雪玫阿   姨的纤腰然后把我那早已等待多时的大鸡巴猛力的插进那久旷多时的淫穴里挺动   ,而阿姨自然是热情的迎合我的插抽。   蔡雪玫阿姨的淫穴,不如我猜测的一般不可能很紧密,虽然不像美琳好老婆 的淫穴,紧密收缩蠕动的那么激烈。   但蔡雪玫阿姨的淫穴弹性却比美琳好老婆来的好,给我另一种难以形容的快 感。   蔡雪玫阿姨这么个「荡妇」   含泪说:好老公干我好吗?凶狠干我好吗?我好寂寞! 好老公好吗? 我 不忍心说:好,会好好干你,用尽全身力量干你,哭出来,呐喊出来。   就在此时,手扶着火热坚挺,青筋暴怒的大鸡巴,对着已浪水潺潺的淫穴干 下去,雪玫好老婆体会那火热的大鸡巴通过那淫穴,涨满着,啊…老公…喔…好 舒服…,雪玫叫喊着,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叫喊着,毫无保留,啊!……老公…美 …干死我…喔…快干死我,舒服……我亲爱老公…喔…涨…喔…舒服…我见雪玫 似乎宣泄她的悲伤,歇斯底里的嚎喊着,我只能挺着腰,气灌丹田,让大鸡巴更 昂首,更坚挺,用饱满满的龟头,用力冲撞,我不再忍耐保留,啊…爽…上天堂 …啊…爸爸…… 雪玫女儿…喔…舒服… 雪玫女儿喔…泄了…快…快…老公…   小淫猫…泄了…「哎呀!小丈夫… 好老公…小亲亲…我…我的淫穴好舒服 …好爽快…好美…你的大龟头…碰得我的花…花心…爽快…死了…嗯…喔……」 一股热滚滚的淫液一泄而出,花心紧紧咬住我的大龟头,一吸一吮的,美得我也 浪叫:「亲好老婆…亲女儿…啊…你的穴心咬吮得我…我的大鸡巴头…好舒服 …好过瘾啊…你真是我的亲太太……」「啊…小宝贝…你的大鸡巴干…   干得我…好痛快…痛快…得要飞上天了……快用力…重一点…深一点… 干 死雪玫好老婆…… 雪玫女儿吧……」此时,我耳听雪玫好老婆那扣人心弦的浪 叫声,欲火更加亢奋,于是就像一只出闸的猛虎,兽性大发,狂抽猛插,就像个 不怕死的战士,不顾生死拼命攻打既定的目标,若攻不下来,死不甘休。   「哎呀…小宝贝…小心肝…我要被你干死了   …你真厉害…我的淫穴要……要被你干破了…我不行了…我又泄了……」雪 玫好老婆配合我的猛抽狠干,已达到了高潮,滚热的淫液在猛泄的一刹那,淫穴 里的子宫口,猛的一阵收缩,紧紧咬住大龟头,两片嫩润的小阴唇及两片胞厚多 毛的大阴唇,紧紧包住大鸡巴。   我的大龟头一阵酸痒,背脊一阵酸麻,滚热的浓精一射而出,全都射入雪玫 好老婆的子宫深处。   二人浑身一阵颤抖,紧紧的相搂相抱,魂飞魄散,像是云游太空而不知身在 何方。   一场地动山摇天昏地暗的战争,暂时归于平静了。   二人浑身一阵颤抖,紧紧的相搂相抱,魂飞魄散,像是云游太空而不知身在 何方。   一场地动山摇天昏地暗的战争,暂时归于平静了。   休息了好一阵子之后、我们2人悠悠醒了过来。   才知道美琳好老婆早已回家了,看我用七寸多长的大鸡巴,猛干猛插雪玫好 老婆的淫穴,美琳好老婆走到旁边道:「雪玫,恭喜你啦! 好老公大鸡巴侍候 得你还舒服吗?」啊!美玉姐…谢谢你啦… 好老公他……」雪玫好老婆娇羞得 难以启齿。   怎么啦!自己姐妹,还怕羞呀!」   美琳好老婆逗弄着她。   人家不来了嘛!美琳你是尝过的,还要问我!坏死人……」「好啊!你这个 「荡妇」!   过河拆桥!吃饭忘了种田人的,吃饱了喝足就不管『马吉』了,还说我坏死 了,看我来骚你的痒。」说罢作势要去骚她的痒。   雪玫把头钻进好老公的怀里,口里嚷道:「好『马吉』,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饶了我吧!」「嘿!这次饶了你,你们可知道,你们舒服了,可知我都苦死了!」 「好老公,听到没有,美琳『马吉』的淫穴苦死了,快去安慰安慰她吧!不然美 琳『马吉』会饥渴而死的!」「死『马吉』!   又来取笑我了!」   「好了!两位好老婆别在闹了,都是好老公不好! 美琳好老婆,亲好女儿! 我来替你顺顺气,保证把你侍候的舒舒服服,如登仙境,好吗?」「哼!这还差 不多,好老公! 雪玫好老婆说:好老公、 现在的美琳好老婆(哈死)了,要 好老公用你的七寸多长的大鸡巴,猛干猛插美琳好老婆的淫穴,我说:美琳好老 婆快把你那个多毛的淫穴打开,用我的大鸡巴好好的侍候你吧!」美琳好老婆学 起雪玫好老婆的口气说:「来吧!我的好爸爸、好老公、好儿子,美琳好老婆早 就等急了,快点插进来吧!」            【我上了婶婶及她的邻居】   作者:不详2016/ 1/ 12发表于:首发SexInSex字数:14 607   记得国中暑假时候到叔叔家去住,一早我以到叔叔门口按电铃,而叔叔以去 上班结果婶婶帮我开门,婶婶说好侄子一大早赶来,我发现婶婶只有穿着透明睡 衣,粉红色镭丝奶罩、镭丝内裤,我看到婶婶丰满大奶,黑黑乳晕和葡萄般的乳 头,透明粉红色镭丝内裤中间阴毛,害我鸡巴马上翘起来,婶婶看到我的状况马 上牵起我的手进去,我们在客厅坐下来,我问婶婶姐姐和妹妹在家吗,婶婶说这 3个野丫头一大早就跑出去玩,那么呢?婶婶说叔叔上班要道晚上10点才回家, 于是我说都没有人陪我玩,婶婶说我陪你玩,我说要玩什么,婶婶说好侄子看婶 婶身材好不好,我说婶婶身材最棒,好侄子婶婶我全身不舒服好侄子帮婶婶按摩 好不好我说婶婶我最爱帮你按摩,于是婶婶趴在长椅子上,我马上起来跨在婶婶 的背部上,我的灵巧双手于是在婶婶的背部按来按去,有时故意摸婶婶的双乳, 我还故意坐到婶婶的屁股上,用我的大鸡巴贴在婶婶的屁股磨擦,我发现婶婶默 许我这样做!一边双手摸婶婶的双乳。   一边用我的大鸡巴在婶婶的屁股前后磨擦,我发现婶婶的内裤底部以湿湿了, 于是我故意把婶婶的睡衣翻倒屁股上面,我马上掏出我的大鸡巴贴在婶婶的阴部, 然后将婶婶的大腿夹住我的大鸡巴抽动,我故意问婶婶舒服吗,婶婶说好侄子婶 婶我非常舒服,于是我将婶婶翻过来,婶婶看到我的大鸡巴,突然说:好侄子你 的大鸡巴有七寸多长吧?不像你叔叔的超级小鸡巴干我时,婶婶我感觉好像是一 支牙签,我问婶婶;我七寸多长的大鸡巴,让我猛干猛插婶婶你的淫穴好不好, 婶婶记然叔叔的像是牙签,不如好侄子的、七寸多长的大鸡巴干婶婶淫穴也许比 较好极了。   婶婶考虑了一下子叫我起来,婶婶说:你婶婶以习惯你叔叔的超级小鸡巴, 好侄子的大鸡巴插入婶婶的淫穴,婶婶的淫穴很小巧,好侄子等一下插入婶婶的 淫穴一定很紧,好侄子要慢慢插入婶婶的淫穴知不知道!于是脱下睡衣和胸罩躺 下来,我马上用手摸婶婶的双乳搓揉,然后我吸住婶婶的乳头,婶婶叫了出来, 我变本加厉将婶婶的内裤脱下,婶婶马上用手抓紧内裤,我将婶婶的手抓起来放 在我的大鸡巴上,另一只手脱内裤,婶婶马上说你要做什么?我要干42岁美丽 又漂亮的家庭主妇婶婶!婶婶说好侄子19岁会不会(修干)?   我的好婶婶你教我,于是婶婶带我到18岁妹妹的房间床上,我有些害羞, 毕竟直视婶婶的身体,但是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在婶婶的雪白丰满的乳房和小腹下 面的黑色地带上来回打转。   「你应该知道这些东西,婶婶也有责任让你知道女人是怎么回事。」我的目 光仍然不老实地在婶婶的身上打转,听到婶婶的话,我才恋恋不舍地抬起头来, 与婶婶面对面。   「很好,」   婶婶很满意我的反应,微笑着说,「我希望你仔细看看婶婶,这样你就可以 明白女人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了。」说着,她跪下来,挺起下身,把身子凑到我的 面前,让我可以看得更加清楚。   婶婶的皮肤十分的洁白,婶婶的小腹下面满是黑油油乌亮的细密的阴毛,但 是不够厚,围绕在丰腴的阴户周围,一直向下延伸到肛门的附近。   婶婶的阴门很大,这一点我很清楚,因为我时   常看一些色情杂志,上面有不少裸体女人的照片,通过对比,我知道婶婶的 阴唇相当肥大,阴门很开。   「这是婶婶的阴毛,」   她说着,用手指捋了捋下体上的黑毛,搓起一小缕,向我展示它们的美妙之 处,「当然,你的也可以这么叫,还有,你看,这是婶婶的阴户。」她的手轻轻 地来回抚着下体那一处微微鼓起的美妙的所在,那是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却又极端 渴望接触的神秘场所,以前只是在录映带和色情刊物上有过初步印象,现在却真 真切切地展现在我的面前。   「这儿,这儿,看哪,看这里,」   婶婶一点点地给我详细解释自己身体的秘密,「这是阴唇,很好看,是吧?   上面还长着毛呢。」   婶婶把两腿尽量张大,生怕我看不清楚她的阴部似的,同时还用手撑开自己 肥大的阴唇,露出阴户内红艳艳的世界。   「看到里面的那块小东西了吗,那是小阴唇,大多数人叫它内阴或内唇,有 些女人的内唇会很大,有时候还会突出来呢。」我好奇地看着婶婶的阴户,这一 切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以前只有对着图片的想像,现在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但我心里有些怕怕,偷偷向门口看了一眼,担心会有人突然闯进来,把我们 婶婶侄子俩当场抓获。   不过,坦白地说,我现在内心十分的兴奋,不仅只是生理上的兴奋,但我又 很恐惧我自己居然会产生这样不洁的龌龊想法。   婶婶的下体离我很近,我几乎可以嗅到那里散发出的淡淡的气味,感觉相当 古怪的气味,不是很强烈,也不难闻,有点像蘑菇的味道,但很令人兴奋。   婶婶继续向我展示她的内部构造,特别指出了阴蒂的位置。   「这儿,看见了吗?在这儿,里面点。」   婶婶指指点点着,但我真不希望婶婶把女性生殖器的秘密这么清楚明白地告 诉我,这样的话,我以后的日子就很难过了,我也许会每天都想这里想得发狂的。   「男人总是喜欢把他们的阴茎插到这里面,这就叫阴道。   男人把阴茎插进来,然后播散爱的种子,如果受孕成功,一个小宝宝就诞生 了,然后小宝宝就从这里面来到这世上。」我哈哈大笑起来,感觉相当滑稽,我 不相信那么大的一个婴儿竟然能从这么小的一个洞里出来,但婶婶向我肯定这是 真的,你们姐姐妹妹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把你的手指插进来试试看。」   妈妈鼓励我说。   她引导我的手指进入她的阴户,让我感觉那里的温热和潮湿。   我无法形容手指插在婶婶的阴户里的感觉,那已经超出了我的词汇范围。   我只能粗略地说,我的手指彷佛挤进一个棉花堆里一样,但温暖湿润的感觉 又如同泡在蓄满热水的浴盆里,暖洋洋的,十分的不可思议,使人陶醉。   婶婶没有让我一直陶醉下去,又引导我的手抚摸遍下体的每个部位,让我充 分感觉女性身体的秘密。   我对婶婶的阴户为什么会不断往外渗水十分好奇,婶婶讲解得很有耐心,她 把阴唇撑得很开,向我展示阴道内的秘密。   「看见了吧?在里面有许多皱折,那叫阴唇带,但也有些女人没有这些东西。   怎么样,感觉相当有趣吧?」   观看婶婶的性器有一种别样的刺激,和看杂志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后者 仅仅是好奇,但前者却有着十足的性的诱惑力。   我的生殖器不知不觉中已经完全勃起,虽然我年纪还很小,小弟弟也还没有 完全长成,但是直楞楞的阴茎却还是倔强地挺出了水面。   婶婶一眼瞧见,嘴角挂起一抹难以辨认笑意,她伸出手,轻轻地握住我的小 弟弟。   婶婶的手指轻柔地抚摸着我的小弟弟,还不时地摆弄一下我的阴囊。   「你知道它为什么会变硬吗?这很自然,这是人类的本能,当男人兴奋的时 候,他的生殖器就会像这样变大,变硬,因为它想钻进女人的阴道里──唔,那 感觉真是很不错喔。」最初婶婶接触到我的小弟弟时,我有些退缩,但婶婶的手 抚弄我的阴茎时的感觉是那样的棒,我很快就心安理得了。   「你以前变硬的时候是不是也像婶婶这样做过呢?」婶婶问。   我点了点头,事实上我经常手淫,而且幻想的对像还往往就是婶婶。」「你 不必这样做的,这对你的身体不好。」我不知道婶婶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我知道 这世界上几乎每个男人都曾经手淫过,我也不觉得手淫有什么不好,但婶婶坚持 说我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   「现在,好侄子,让婶婶教你怎样和一个女人交流。」她安慰我,「你一定 会喜欢的,是男人都会喜欢,感觉很不错喔。」对我而言,婶婶实在是一个完美 的女性,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年龄也正合适,虽然她并不是人人称谓的那 种美人,但是她那端正熟悉的外观,却着着实实地激起了我的欲望,她那淡扫的 蛾眉以及一对尖细的利眼,却足以勾起我满腔的欲火。   我一把抱起婶婶,把她放到床上。   「我们要有个孩子吗?」   我问。   「哦,不,」   婶婶说,「但是当你和婶婶经历了之后,你就会明白怎样使女孩生小孩了。   」   接着,她让我吻她,我照做了。   「不,不是这样,你看我。」   婶婶纠正了我不正确的接吻动作,她把自己柔软的舌头伸了过来,轻轻地勾 住我的舌头,然后两条舌头纠缠起来,同时婶婶用力地吮吸着,舌头用力地在我 嘴里搅动,差点要把我的心给勾了出来。                 我从来   没有听说过正确的接吻方式,显得有些忙乱。   婶婶格格地笑着,让我也学她这样做。   我尝试着也把舌头伸了过去,婶婶立即含住我的舌头,轻轻地吮吸着,我不 觉也用力地吮吸婶婶的香津。   婶婶的呼吸甜美而热情,鼻子里呼出的热气均匀地喷在我的脸上,痒酥酥的 好舒服,她的香津带点柠檬汁的感觉,有一股撩人的味道。   我发现我喜欢上了这种接吻的方式,我喜欢嘴对嘴的交流,喜欢我们俩的舌 头纠缠在一起的感觉。   婶婶的一边乳房顶在了我赤裸的胸脯上,她抓起我另一只手,把它按到自己 的另一边上。   当然,在此之前,我还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一个女人赤裸着的乳房,那只是 在我梦里出现过,所以婶婶的乳房是我接触过的第一个。   婶婶今年才42岁,看起来还不显老,但是,在这样的年纪,身体的转变是 骗不了人的。   她的乳头已经有些发黑,尽管乳房十分饱满,但是也已经开始有些下垂了。   她的臀部愈加的浑圆丰满,由于生过孩子,小腹有些凸起,不过四肢却很柔 软和结实。   不管怎么说,婶婶的身体还是相当匀称的,她的腰部脂肪不多,线条也很柔 和,特别是大腿依然结实和富有弹性,表明了身体正处于成熟的阶段。   「到婶婶上面来。」   婶婶说。   她把大腿张开,我爬到她身上,把火热的肉棒戳到婶婶的肚皮上。   她让我把身体抬起来,然后伸手抓住我的小弟弟。   我可以感觉到婶婶用温暖的手牵引我的小弟弟来到那一处淫穴前,轻轻地蹭 在毛茸茸的阴毛上,磨蹭了好一会,我的龟头碰到了一团绵软温热的东西,我知 道我的龟头已经抵在婶婶的阴门上了。   我感到一阵晕眩,因为我即将进入一个崭新的新天地,那将是我人生新的开 始,虽然前面的路要怎么走我还不知道,但是现在,我只知道自己将要成为一个 真正的男人,而这成人仪式将由婶婶主持。   婶婶把腿抬起来,缠到我的腰上,然后屁股往上一抬,我几乎没有意识到, 小弟弟就已经滑进了婶婶的体内,顿时,我的整个身体连同神经都紧张起来。   我终于进去了!我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一句话。   浴室的门还开着,滴答滴答的水声传来,屋子里静悄悄,婶婶似乎也停止了 动作,只有我们的下体紧紧地相连着。   「好啊,宝贝,快动起来。」   婶婶呻吟一声,开始鼓励我做男人应该做的事。   我感觉着这一刻的美妙,小弟弟在婶婶温暖的包容下脉动,一种难以描述的 温馨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慢慢放松了绷紧的神经,身体也松弛下来,渐渐地习惯了这种陌生的奇异 感受。   我轻轻地动了一下身子,感觉到婶婶小腹下的毛蹭在我的肚子上,同时小弟 弟在婶婶的肉洞壁上轻轻地磨蹭了一下,顿时一阵兴奋直冲脑门。   无须婶婶的催促,无须婶婶告诉我怎么做,也无须婶婶再向我解释这样做的 美妙之处,我自觉地用力抽动起来。   婶婶的淫穴不是很紧,也许是我的小弟弟年龄不够的缘故吧,我的抽动几乎 没有过多的阻碍,但是肉与肉的磨蹭带给我的刺激却十分的强烈。   婶婶似乎对我的动作也很有反应,身体不断地扭动着,努力迎合我的抽插。   我们就这样持续了大概二十分钟,然后婶婶让我一边抽动一边注意看我们身 体连接的部位。   我绻起身子,一边用力地进出婶婶的身体,一边看婶婶的淫穴。   婶婶的淫穴现在已是一片狼籍,沾满了湿淋淋的淫水,肥美的阴唇随着我的 肉棒进出之势,翻进翻出,连同周围的阴毛也卷在一起,缠在我的肉棒上,挤进 去,退出来。   我用手撑开婶婶的阴户,把两片阴唇用力地拉开,这样,我可以清楚地看到 肉棒在婶婶血红的肉洞里进出的样子。   那是一幅极端淫靡的景像,肉洞里红彤彤的一片,四壁上皱折层层叠叠,紧 紧地吸住我的小弟弟,每一次我抽出肉棒,都可以看到肉壁上渗出的水随之而出。   哦,这就是做爱吗?感觉真是爽呆了!我为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兴奋不已, 更加激起了我征服的欲望。   我的动作越来越狂暴,婶婶的身体被我冲击得不住颤抖,小腹随着我的推进 泛起阵阵涟漪。   我坚持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在婶婶的体内射了出来,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真正 意义上的射精,感觉和手淫完全不一样,射得异常的畅快,也射得特别的多。   等到我安静下来,我才瘫倒在婶婶柔软的身躯上。   婶婶在我射精的时候并没有阻止我,也没有让我射在外面,只是一边呻吟, 一边挺动下身迎合我的发泄。   等到我完成了我的处男作,婶婶才赞了我一声我做得不错,看来婶婶并不介 意我射在她的里面。   婶婶站起身,在我唇上轻轻地印了一吻,然后自去洗澡了。   婶婶又问我是否还想和她交流,我当然说要了,怎么可能不要呢?那是我一 直梦寐以求的事,而且已经食髓知味了,但婶婶不主动提出,我门都没有,现在 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后来我想到婶婶的淫穴叔叔是第一个人,而我是第二个人,于是我跟婶婶说 我也要你的第一次,婶婶说我的第一次一给你叔叔了除非屁股洞?于是我再次跟 婶婶说我也要你的第一次屁股洞,转过身,婶婶高高地撅起圆圆的屁股,一只手 捂住穴,另一只手扒开自己的屁眼。!   望着婶婶圆润白嫩的屁股,我不禁感到   目眩。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成年女人的赤裸的屁股。   目睹婶婶的裸体后,又经过婶婶给自己手淫,他觉得自己不可控制地爱上婶 婶了。   尤其在婶婶把屁股─赤裸裸的屁股呈现在自己面前后,我情不自禁地低头吻 在婶婶的屁股中的那个花蕾上。   婶婶的神经如今分外敏感。   那轻微的好侄子的口唇与自己肛门的接触已经让她浑身颤抖不已。   她想告诉好侄子:在插入婶婶的屁眼前一定要先把婶婶的屁眼弄湿。   但她忽然开不了口。   她只觉得分外的羞涩,平时教育女儿的那股劲都不知道那里去了。   果然,好侄子的进入受到了极大的困难。   不但好侄子在叫着:「婶婶,我进不去。   头上很疼……」   她自己的肛门口也受到了极大的撕裂般的痛苦。   算了,还是用穴解决吧?但她随即又排除了这个诱人的念头。   她强压着穴内的骚痒转身坐下,拿起好侄子的肉棒含入嘴里。   「妈妈,你的嘴真厉害。」   婶婶没有多说,继续舔舐好侄子的生殖器。   果然,好侄子的肉棒不一样。            比较刚刚干淫穴时还要粗大   她这才吐出好侄子的肉棒:「好侄子,婶婶再给你吸出一次好吗?「不!婶 婶,我真的很想插到你的身体里去。   能让我到生姐姐妹妹的地方去吗?」   「不行!」   婶婶的嘴里回绝了好侄子,但下面的淫穴里已经是泛滥成灾了。   她强作镇定地在淫穴里掏了些淫水涂到屁眼上,然后再次俯身翘起屁股。   好侄子虽说有些不愿意,但也只好将就着把婶婶的屁眼当穴戳了进去。   这次肉棒上和屁眼内都有润滑,总算顺利地插了进去。   第一次用屁眼接受肉棒的攻击,她只觉得屁眼里一股便意直冲神经,肛门内 的肌肉似乎在用力的想把好侄子的肉棒给推出去。   但好侄子的肉棒继续往里推进。   龟头上的肉楞硬硬的直刺激得直肠壁生疼。   每移动一下,她都觉得浑身机灵一下。   那种不知道是疼,还是快乐的感觉让她真受不了。   她想叫停,但用屁眼又是自己建议的好侄子。   好侄子开始抽出来了。   婶婶颤声指点着我:「好侄子,慢点抽出去……对,对!抽到头哪儿就停下。   对!……再慢慢插进来……对……」   我在婶婶的教导下进行着他人生第一次的插入……「对……啊……对,好侄 子!……就这样插婶婶……不要急…一下一下的来……」。   渐渐我的抽插动作开始熟练起来。   她也就停止对我的性教导,闭上眼静静享受久别的滋味。   好侄子的双手紧紧抓住婶婶的屁股,啊!感觉回来了!真妙!不知道多久, 婶婶感觉到直肠壁上喷射与我身子的抖动。   我终于在婶婶的屁股内射精了!结束了…婶婶正想坐起来。   但我的手扶住了婶婶的屁股:「婶婶,慢点。   我想好好玩玩您的屁股。」   她茫然地听从了婶婶的命令,高高地撅着屁股,把头埋在床单上。   她清楚地感到我的手在自己的屁股上来回地抚摸。   接着我的脸也贴了上去。   婶婶仍然有些痛楚的菊花蕾敏感的感到我的鼻子的拱动。   好侄子声音含混地传来:「婶婶,你这里真可爱。   ……我爱死婶婶你的屁股了……」   好侄子的舌头在花蕾周围移动。   有时臀尖的一大块肉会被咬住,然后好侄子的舌头在里面仿佛舔冰淇淋似地 品尝婶婶的味道。   婶婶的脑子里已经是空白一片,只有穴里阵阵的骚痒、后庭内的微微痛意流 遍全身。   我的舌头从后庭移向下面。   最敏感的洞口开始受到刺激。   好侄子生涩的舌技,虽然没有满足婶婶那里的欲望。   但好歹也让婶婶好过了一点……婶婶说;好侄子、你比你那没有用的叔叔好 上100倍,好极了!以前的日子婶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挺过来的。   婶婶压制着淫穴里的冲动,要让亲爱的好侄子戳入屁眼玩弄屁股。   婶婶原来以为有恋母情结的侄子会爱玩婶婶的乳房。   但这好侄子,竟然每次只是草草在婶婶的大奶奶上捏弄一会儿就让婶婶撅起 屁股…… 因为婶婶的屁股洞是我的!但婶婶与好侄子的亲密接触,不知不觉中 让婶婶自己也开始放下婶婶的架子放肆起来。   看到好侄子,婶婶便会先在我的大鸡巴处摸一把,问一声:「好侄子,想婶 婶吗?」好侄子也会抱住婶婶亲一口:「骚婶婶,好侄子想死你了。」就在我和 婶婶(修干)完的爱抚,我发现22岁的二姐站门口偷看而婶婶没有发现,于是 我将婶婶抱起来成趴跪姿,将婶婶的淫穴露出来给二姐看,于是我将我的大鸡巴 插入婶婶嘴巴,二姐和我四目相看后,突然比出中指来就出去,后来抽出我的大 鸡巴在婶婶脸上射精,我跟婶婶说把精液涂抹脸皮上就此睡觉,于是我拿起婶婶 内裤擦大鸡巴就出房间。   我到二楼客房去睡觉,不知睡多久小妹就叫我起床吃饭,到了一楼饭厅,婶 婶、大姐、二姐、小妹以在等待我吃饭,婶婶煮了一锅人参鸡叫我多吃些,二姐 突然哼了一声,我知道二姐在哼什么意思,吃饱后我就找大姐、小妹聊天,由于 二姐看到我和婶婶做爱的原因,我不敢和二姐在一起,于是我就去洗澡,洗玩澡 我又去睡觉,睡到三更半夜我发现有人进来房间,我瞄了一下子发现竟然是二姐! 由于我只穿内裤睡觉没有盖棉被,而大鸡巴还跑出内裤翘起来,二姐走到床沿边 坐下来摸我的大鸡巴,而我假装睡觉看二姐有什么意图,只听到二姐小声说:弟 弟我看到你和妈妈做爱,妈妈好像很快乐,不像爸爸和妈妈做爱时,妈妈都说爸 爸没有用的男人,因为我偷看爸爸和妈妈做爱时,爸爸的鸡巴好小支,而且和妈 妈做爱时不到一分钟,妈妈还想要时爸爸就是说睡觉啦,不像弟弟的大鸡巴比爸 爸的鸡巴,粗跟长是爸爸两倍多,而且弟弟和妈妈做爱时间,真不敢相信竟然有 一小时多,难怪妈妈会那么爱弟弟,妈妈真的捡到宝。   不知不觉得我,我瞄了一下二姐,二姐上半身以脱光,我突然抱住二姐说;   二姐我也好爱你,二姐;弟弟、我要你和妈妈做爱时方式用到我身上,我说; 好姐姐、我一定会跟好姐姐好好做爱,二姐站起来脱光多于的衣服,「弟弟,把 你的内裤也脱了嘛!我恍然大悟,飞快地脱掉衣服,把她抱在怀里,吸吮着她那 鲜红的乳头,右手伸到那神秘的阴户上抚摸着。   这时二姐的淫水更像缺堤的江水,直往外流。   我伸出中指,顺着淫水,慢慢地往里插,插进一点时,二姐突然皱着眉头叫 道:「啊┅┅慢点好弟弟,有点痛。」我赶紧按兵不动,但手指被她的阴道紧紧   夹住,四壁软软的十分舒服。   这样过了一会,二姐感到阴道里面痒痒的很难过,便把屁股向上抬起,嘴里 叫道: 「好弟弟,里面痒痒的,你轻轻地插进去。」我一见马下子,二姐的淫 水流得更多了,她忍不住伸出手来,一下子抓住了我的阴茎,上将手指又往里插, 还不时的抽出,在她的阴核上揉捏一阵。   一抓之下,那原有七寸长的大鸡巴,刹时更加暴胀,龟头一颤一颤的,像是 要冲出重围似的,把握不住。   「啊!好弟弟你的那个这么大,我怕!」   姐有畏惧的说。   「好姐姐,不要怕,我会慢慢的弄,你放心好了!」我急忙安慰她。   在她的玉手的拨弄下,二姐更是觉得欲火冲天,浑身水熟熟的。   他本能的抽出手来,将我平放在草堆上,分开她的两腿,用手扶着阴茎,在 她的桃源洞口一探一探地慢慢将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   「好弟弟,慢点,有点痛!」   二姐略感疼痛,用手握住阴茎,娇声的说道。   我只好将炽热的龟头抵在洞口,一面深吻香唇,紧吮香舌;一面用手不停的 揉摸着乳房和乳头。   经过这样不停的挑逗,二姐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终于她忍不住发自内心的 痒,娇喘呼呼道:「好弟弟,你可以慢慢的弄了。」说话间,她挪动双腿,阴胯 随着张得更开了,并挺起臀部迎接着龟头。   我知道她芳心大动,便微微一用力,龟头就着淫水挺了进去「啊!痛死我了!」 二姐叫道。   此时,我也感到有一个东西挡在龟头前面,根据原来他偷偷看的一书禁书上 写的,他知道是处女膜。   但又见二姐头冒冷汗,眼睛紧闭,便只好按兵不动,用右手抓住大鸡巴,让 龟头不停的轻轻抽动着;而左手按在她的乳房上,一面轻轻的揉捏着,一面轻声 问道:「好姐姐,现在觉得如何?还痛不痛了。」「弟弟,就这样,等一会再插, 姐姐还有点痛,但里面却痒得难受!」又过了一会,二姐的又腿开始乱动,时而 缩并,时而挺直,时而张开;同时也挺起屁股,开始迎合龟头的抽动。   我一见时机已经快成熟了,就慢慢地抽出阴茎,用龟头在阴唇和阴核上捻动。   一下子,二姐的淫心狂动,屁股连连挺迎,娇喘的说道:「弟弟,姐姐现在 不痛了,里面很难受,痒痒的,你只管用力插进去吧!」我瞅准时机,就当她咬 紧牙关、屁股往上挺的刹那,我猛的吸一口气,阴茎怒胀,屁股一沉,顺着湿润 的阴道,猛然插入「滋」的一声,冲破了处女膜,七寸多长的阴茎,全根尽没, 胀硬的龟头深抵在子宫洞口。   二姐这一下痛得热泪直流,全身颤抖,几乎张口叫了出来,却被我用嘴封住 了。   想是她痛极了,双手不住的推拒,上身也左右摆动,我见她痛得历害,也只 得伏身不动,而整根阴茎被阴道紧紧的夹住,十分舒服。   我们就这样拥抱了一会,二姐的阵痛也过去了,随着而来的是,淫穴里开始 痒了,十分难受,便轻声说道:「好弟弟!现在好些了,你可以慢慢的玩了,只 是要轻些,姐姐怕受不了。   我很听话的把阴茎慢慢地抽出,又缓缓地插入。   在这样轻抽慢送之下,二   姐的淫水又涌了出来,她娇喘微微,显得淫狂快活。   我见她苦尽甘来,春情荡漾,媚态迷人,更加欲火如炽,抱紧娇躯,耸动着 屁股,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不停地狂插。   只插的二姐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娇声的叫道:「啊┅┅啊┅┅好弟弟,姐 姐好舒服啊!啊┅┅你真会干┅┅美┅┅美死我了!啊┅┅你顶到┅┅你姐的花 心了┅┅啊,我美死了!」二姐一阵抽搐,只觉得我那粗大的大鸡巴,像一根火 柱插在自己的阴道里,不停地抽动着,触到了花心,像似要插进子宫里似的。   她的全身像火一样的燃烧着,她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燥热,娇脸上春潮四溢, 香唇娇喘吁吁。   我听着二姐那淫声浪语的叫床声,更为卖力的抽插着,双手也移到她那高耸 着的乳峰上,用力地揉捏着。   在这样的双面夹功下,二姐更加欲仙欲死了,嘴里大声地呻吟着。   随着二姐的呻吟声,只见她浑身颤抖着,阴穴里一阵收缩,一股火热的阴精 喷射在我的龟头上,手和腿也都瘫软下来,同时娇喘吁吁道:「啊┅┅宝贝,我 不行了,姐┅┅姐上天了!」我的龟头被那股火热的阴情一射,心神一动,一股 从来没有过的快感涌上心头,猛然打了个寒颤,一股精液也射了出去。   「啊┅┅舒服死了!」   二姐媚眼一闭,享爱着这无比的快感。   我们第一次尝到人生乐趣,真是神魂颠到了,飘然欲仙。   两人射精后,都感到很累,但仍然不愿分开。   我抱着二姐,双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揉捏着。   这时,因为大鸡巴的抽出,二姐蓬门洞开,那淫水合著阴精、阳精和一些血 液流了出来,把她的双腿间和地上弄湿了一片。   二姐一看有血流出来,害怕道:「你看看,刚才那么用力干我,现在流血了, 怎么办?」我听后笑着说道:「小笨妞,你是黄花闺女,第一次当然是要见红的。   不要怕!我刚才不用力干你,你会这么爽?怎么样,再来一次吧!」说着, 我的手又向二姐的淫穴摸去。   不了,我一把抓住二姐的手说道:天晚了,我们一起睡觉,二姐说;我们做 爱时的声音大姐一定有听到,我说;最好大姐有听到,二姐说;干脆弟弟把大姐、 小妹一起骗上床,这样我们一家四个女人都是弟弟的人!弟弟就是一家之主了好 不好?我当然说好,二姐我来想法子?我和二姐抱住身体就寝,一早二姐就摇我 起床吃饭,到了饭桌前叔叔,婶婶、小妹,以在等待我们了,等我和二姐坐下时 大姐也下来了,我看到大姐脸色好像一晚上没有睡觉,我想到大姐一定昨晚听到? 我和二姐做爱时的声音,我一定要把大姐弄到手,叔叔说:敢快吃饭,然后该上 班、上学了。   叔叔说:好侄子你在家要好好的陪伴婶婶,我心理想,我一定会好好的用我 的大鸡巴干婶婶的淫穴,吃完饭后大家都出门了,婶婶去洗碗,我看到婶婶穿连 身裙的背影,我的大鸡巴就跷起来,我过去从后面抱住婶婶说:美琳老婆有没有 想念我这么个好老公啊?   婶婶说:好侄子你在说什么?我是你的婶婶啊?我说美琳老婆、你都你不想 和我做爱了是不是?婶婶说:要,我的好老公不要生气啦。   于是我把婶婶的头转过来亲嘴,一手摸双乳、一手摸阴部,然后将婶婶的裙 子拉高,我看到婶婶是穿有打蝴蝶结的丁字裤,我将两旁的蝴蝶结打开,婶婶的 淫穴以湿了,我把大鸡巴插入婶婶的淫穴插动,美琳老婆爽不爽?好老公、美琳 老婆的淫穴有好老公的大鸡巴好爽喔,美琳老婆我发现站立的干你的淫穴比较紧 密,好像处女一般,于是我猛干猛插淫穴,美琳老婆说:好老公…哟。占有我…   快…占有…我…呜呜…哟…我。我快被你干…干死了…哦哦喔……抱紧我 …喔。   喔…快…抱紧我…用力…用力的干我……啊…啊啊……」啊啊…哟…爽爽 …爽死我了…哟。哟…这样…好。好爽哟…啊…啊啊…啊…喔喔。好老公。   我爱死你了…你…你真强壮…啊…啊…这…这样好…很好…啊啊…啊……」   美琳老婆又忍不住的大叫着:   「啊…啊…停。停啦…哦…好…好。哦… 好老公好…厉害啊…哟…哟…快。 快…哦。哦哦… 「哦…哦哦。哦… 好老公… 好老公…我…喔喔…爽…好爽。   喔哦…我…我要。要泄了…要泄…哦。哦…哦。哦……」好老公…啊…好…   好强…好厉害…哟。哟…喔喔。喔…我不行…不行了…快…了…快泄…高。 潮了…哦哦喔喔……」老婆。哦。哦哦…呼呼…我…我…也要…要泄…了…啊 …哦哦…呼…呼…呼。喔喔…喔……」这时,我们两人同时泄了,一股灼的精液 直冲向美琳老婆的子宫中,而淫水则顺着我的阴茎流出,美琳老婆你帮我生儿育 女好不好?好老公我帮你生个儿子,我问美琳老婆,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儿子呢? 美琳老婆说:你叔叔从来没有让我高潮过!不然我怎么生出三个女儿,而好老公 你让我高潮的爽死,所以一定是儿子。   我好高兴亲吻着美琳老婆,我说:美琳老婆以后不要穿着奶罩、内裤、只要 穿着衣服和短裙就好!这样好老公不管要干美琳老婆的淫穴、或是要摸美琳老婆 双乳才能很方便,知不知道啊?美琳老婆说:从现在开始就不要穿了。   美琳老婆我跟你讲个秘密,我们昨天做爱时候,被二姐看到美琳老婆说:啊、 怎么会被你二姐看到呢?还不是美琳老婆你的叫声太大声了!还怪我要不是好老 公干我太爽了,不要怕、好老公的大鸡巴,猛干二姐淫穴干的高潮爽死了,好老 公你怎么连你的二姐都干了,知道就好了,我和二姐计划连大姐、小妹都要干, 这样我就是你们一家之主了,美琳老婆你说不是啊?美琳老婆说:好吧,好老婆 你有安眠剂吗?好老婆说:有一整瓶呢!等一下拿给好老公,好老婆我先干大姐、 再干小妹你说好不好?好老婆说:你是一家之主一切听你的。   晚上先干大姐、好老婆你要帮忙我知不知道啊?好老婆说:是、我的好老公, 好老公、好老婆一起穿上衣服都没有穿内衣裤。   于是我抱起好老婆,把好老婆的双脚放到我肩膀上,我还把大鸡巴插入好老 婆的淫穴里面,我抱好老婆走到客厅,好好的用七寸多长的大鸡巴,猛干猛插好 老婆的淫穴。   突然大门打开,好老   婆说:好极了,是『马吉』,我才知道原来是隔壁40岁的蔡雪玫阿姨,蔡 雪玫阿姨说:美琳、你和你的好侄子在一起(修干)门也不关上啊?好老婆说: 好佳在是你这么个「荡妇」,蔡雪玫阿姨说:你也是荡妇,一大早就和你侄子 (修干),婶婶说:我的淫穴只有2人干过了、那像是你的淫穴不只2人干过了?   蔡雪玫阿姨说:一样、美琳难怪我们是『马吉』。   美琳我们一起玩3p,婶婶说:你要问我的好老公?蔡雪玫阿姨说:好侄子 你也是我的好老公。   好老婆的淫穴,也要好侄子、好老公的鸡巴插入淫穴,好老婆说:你的淫穴 在让我的好侄子、好老公插入,你就以被3人干过了?还是你比较淫荡,蔡雪玫 阿姨说:美琳、你一大早就和你侄子(修干),你侄子的鸡巴一定不同凡响?   废话,我好老公的大鸡巴有七寸多,你说插入淫穴爽不爽快呢?废话少说、 衣服脱光躺下来给我的好老公,用七寸多长的大鸡巴插入你的淫穴知不知道?蔡 雪玫阿姨说:马上脱光躺下来,美琳好老婆说:好老公你和雪玫(修干),我去 买菜,记住要狠狠的、猛干猛插雪玫这么个淫荡的淫穴。   我说:美琳好老婆,蔡雪玫阿姨这么一个「荡妇」,好老公我、一定要用我 的七寸多长的大鸡巴,干到蔡雪玫阿姨叫我好老公出来为止。   蔡雪玫阿姨躺下来说:我这个「荡妇」   的淫穴!等你干到我叫出(好老公)出来为止。   我张大两眼看得发呆,「哇!真想不到蔡雪玫阿姨都已经是40岁的妇人了, 而且还生了两个女儿,身材还是那么的棒」深深吻住她的红唇同时将我的舌头试 着朝她的口中伸去,而我的两手也没闲着一手爱抚着蔡雪玫阿姨光滑如脂的背部, 一手爱抚她丰腴的肥臀手指更是朝她的肛门那儿扣挖不已,至于七寸多长的大鸡 巴、自然是理所当然向她那令人销魂的小穴淫穴进攻。   不一会儿蔡雪玫阿姨主动献上她的香吻,舌头也伸进我的口中灵巧的搅动, 当我俩的嘴分开时彼此的唾液连成一线,就像我和阿姨之间那分不开的浓浓爱意。   口对口的热吻结束后我又开始另一次的长吻,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是阿姨下面 的那张樱桃小口的淫穴。   我要蔡雪玫阿姨把两脚张开,然后我跪在她的身前用两手的拇指拨开大阴唇 后,我便朝蔡雪玫阿姨她的淫穴吻去,我一边吸吮着一边还用舌头挑逗那早已充 血膨胀的阴蒂,才一下子蔡雪玫阿姨那肥美的小穴就流出了甘美的淫水,我一滴 不剩的将它全部吞下,这是蔡雪玫阿姨爱我的表示,我又怎么可以随意浪费呢!   要不然可是会遭天谴的。   这时只见蔡雪玫阿姨一边颤抖着双脚一边无力的哭着说:『哦…哦…哦,我 的好侄子、亲亲好丈夫,别再逗我了,我…我不行了,快…快将你的大鸡巴猛干 猛插到雪玫阿姨的淫穴里来吧!』好老公你大鸡巴实在太大了,比雪玫阿姨那丈 夫至少长了三寸多,又粗了一倍,希望你怜惜雪玫阿姨的淫穴,轻轻一点慢一点 的插入才好啊!这可别整雪玫阿姨啊!」听到这样深情的泣诉我又怎能没有反应 呢?于是我要蔡雪玫阿姨,翻身趴下把屁股翘起来,接着我便两手扶着蔡雪玫阿   姨的纤腰然后把我那早已等待多时的大鸡巴猛力的插进那久旷多时的淫穴里挺动   ,而阿姨自然是热情的迎合我的插抽。   蔡雪玫阿姨的淫穴,不如我猜测的一般不可能很紧密,虽然不像美琳好老婆 的淫穴,紧密收缩蠕动的那么激烈。   但蔡雪玫阿姨的淫穴弹性却比美琳好老婆来的好,给我另一种难以形容的快 感。   蔡雪玫阿姨这么个「荡妇」   含泪说:好老公干我好吗?凶狠干我好吗?我好寂寞! 好老公好吗? 我 不忍心说:好,会好好干你,用尽全身力量干你,哭出来,呐喊出来。   就在此时,手扶着火热坚挺,青筋暴怒的大鸡巴,对着已浪水潺潺的淫穴干 下去,雪玫好老婆体会那火热的大鸡巴通过那淫穴,涨满着,啊…老公…喔…好 舒服…,雪玫叫喊着,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叫喊着,毫无保留,啊!……老公…美 …干死我…喔…快干死我,舒服……我亲爱老公…喔…涨…喔…舒服…我见雪玫 似乎宣泄她的悲伤,歇斯底里的嚎喊着,我只能挺着腰,气灌丹田,让大鸡巴更 昂首,更坚挺,用饱满满的龟头,用力冲撞,我不再忍耐保留,啊…爽…上天堂 …啊…爸爸…… 雪玫女儿…喔…舒服… 雪玫女儿喔…泄了…快…快…老公…   小淫猫…泄了…「哎呀!小丈夫… 好老公…小亲亲…我…我的淫穴好舒服 …好爽快…好美…你的大龟头…碰得我的花…花心…爽快…死了…嗯…喔……」 一股热滚滚的淫液一泄而出,花心紧紧咬住我的大龟头,一吸一吮的,美得我也 浪叫:「亲好老婆…亲女儿…啊…你的穴心咬吮得我…我的大鸡巴头…好舒服 …好过瘾啊…你真是我的亲太太……」「啊…小宝贝…你的大鸡巴干…   干得我…好痛快…痛快…得要飞上天了……快用力…重一点…深一点… 干 死雪玫好老婆…… 雪玫女儿吧……」此时,我耳听雪玫好老婆那扣人心弦的浪 叫声,欲火更加亢奋,于是就像一只出闸的猛虎,兽性大发,狂抽猛插,就像个 不怕死的战士,不顾生死拼命攻打既定的目标,若攻不下来,死不甘休。   「哎呀…小宝贝…小心肝…我要被你干死了   …你真厉害…我的淫穴要……要被你干破了…我不行了…我又泄了……」雪 玫好老婆配合我的猛抽狠干,已达到了高潮,滚热的淫液在猛泄的一刹那,淫穴 里的子宫口,猛的一阵收缩,紧紧咬住大龟头,两片嫩润的小阴唇及两片胞厚多 毛的大阴唇,紧紧包住大鸡巴。   我的大龟头一阵酸痒,背脊一阵酸麻,滚热的浓精一射而出,全都射入雪玫 好老婆的子宫深处。   二人浑身一阵颤抖,紧紧的相搂相抱,魂飞魄散,像是云游太空而不知身在 何方。   一场地动山摇天昏地暗的战争,暂时归于平静了。   二人浑身一阵颤抖,紧紧的相搂相抱,魂飞魄散,像是云游太空而不知身在 何方。   一场地动山摇天昏地暗的战争,暂时归于平静了。   休息了好一阵子之后、我们2人悠悠醒了过来。   才知道美琳好老婆早已回家了,看我用七寸多长的大鸡巴,猛干猛插雪玫好 老婆的淫穴,美琳好老婆走到旁边道:「雪玫,恭喜你啦! 好老公大鸡巴侍候 得你还舒服吗?」啊!美玉姐…谢谢你啦… 好老公他……」雪玫好老婆娇羞得 难以启齿。   怎么啦!自己姐妹,还怕羞呀!」   美琳好老婆逗弄着她。   人家不来了嘛!美琳你是尝过的,还要问我!坏死人……」「好啊!你这个 「荡妇」!   过河拆桥!吃饭忘了种田人的,吃饱了喝足就不管『马吉』了,还说我坏死 了,看我来骚你的痒。」说罢作势要去骚她的痒。   雪玫把头钻进好老公的怀里,口里嚷道:「好『马吉』,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饶了我吧!」「嘿!这次饶了你,你们可知道,你们舒服了,可知我都苦死了!」 「好老公,听到没有,美琳『马吉』的淫穴苦死了,快去安慰安慰她吧!不然美 琳『马吉』会饥渴而死的!」「死『马吉』!   又来取笑我了!」   「好了!两位好老婆别在闹了,都是好老公不好! 美琳好老婆,亲好女儿! 我来替你顺顺气,保证把你侍候的舒舒服服,如登仙境,好吗?」「哼!这还差 不多,好老公! 雪玫好老婆说:好老公、 现在的美琳好老婆(哈死)了,要 好老公用你的七寸多长的大鸡巴,猛干猛插美琳好老婆的淫穴,我说:美琳好老 婆快把你那个多毛的淫穴打开,用我的大鸡巴好好的侍候你吧!」美琳好老婆学 起雪玫好老婆的口气说:「来吧!我的好爸爸、好老公、好儿子,美琳好老婆早 就等急了,快点插进来吧!」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乱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