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冒险经历 08 》


                 八   当时我全裸在他身下,伦贪婪的看着摸着我的奶子,他突然放开我,我转身 想爬起来,他从后抱住我,我感觉到他的小鸡鸡,应该当时他已经把裤子和底裤   伦从后抱着我,一手抱紧我,一手用力的抓弄我的奶头,一直捏一直拉,我   伦附在我耳边说:怎样?吉汉的大屌是不是很爽?   我羞红着脸,突然回想那晚:你在说什么啦,你那晚还不是和清清乱来?   伦继续摸着我的奶子:至少我没有把清清的第一次要掉,不像你这烂货,在 男友面前装清纯,背着我就把第一次给了吉汉!   说到最后,我都听到伦的哭音,突然我有点心软:好吧,当晚是我的错,我   伦:怎样补偿?   我把伦轻轻推开,他果然下半身光着,我摸摸他的小鸡鸡,比起吉汉和强的 鸡巴,他的根本就是可爱的鸡鸡。我让他躺在地上,我套弄了一会他的鸡鸡,确 定他的硬度也就只有那么多,然后我俯下身,把他鸡鸡含进嘴里。我听见他哦了 一声,我不知应该怎样做,就用舌头在他龟头处打圈,和舔着他的棒身。   伦应该很舒服,他用左手抚摸着我的头,像是对孩子的鼓励一般,我看了看 他,突然向前和他亲亲,他想抵抗但是已经来不及,他间接吃到了自己鸡鸡的味 道。可能是对伦的愧疚,也可能心底深处还爱着他,我告诉伦,这是我第一次口 交。伦拍拍我的头,示意让我躺下,我躺在地上,以为他想和我爱爱,但是这个 男人是真的疼惜我的,他想让我体验舒服。   他把我的脚搁在肩膀上,趴在我的阴户前面细细欣赏我的秘密花园,他轻轻 用手指揉我的阴核,我感到无比的舒服,这感觉和吉汉不一样,吉汉很粗暴,感 觉像猛兽;伦却像是绅士品尝糕点般玩弄着我。我在和伦亲热,却想起了吉汉,   我摸摸伦的头,伦低头开始舔弄我的阴蒂,感觉有电流划过我的背脊,我忍 不住微微呻吟。伦听见我呻吟,也开始兴奋起来,我抓他的手来揉自己乳头,我 好像听见他说「骚货」,让我羞愧不已,但双管快感使我很快遁入迷茫,我忍不 住说:伦,我要……   伦很兴奋,他趴在我身上,摸摸我的乳房,说:你的奶子很美,我很喜欢被 人称赞,就问他清清的奶子美还是我的,他说我的比较美,说完他就含着我的乳 头吸吮。我忍不住那快感,大声啊了一声,就在那时,我下体一痛,伦已经插了   那感觉和上次不一样,原来上次吉汉没有完全放进来抽插,伦的鸡鸡不长, 所以为了能够抽插,他都深度插我,是我感觉撕裂般疼痛。   我求饶:伦,慢些,很痛。   伦讥讽:上次吉汉的大鸡巴插过,你还会疼么?   我继续求饶:上次我们还没真的做你就来了,我让你插,但是你放慢些,好   伦看见我眼角有泪,才开始相信我的话,他拔出来低头看,看见他的鸡鸡有 一些血丝,大概因为上次吉汉还没完全插入,或者我的阴道伤口还没愈合。伦突 然感动掉泪,抱着我道歉。我也给他搞懵了,有一种自己第一次是给了他的错觉, 就也感动的哭了。那一次我们没有继续做爱,但是我和伦就这样没有分手。   其实,那一次露营后回家,我洗澡时,下体有血迹,所以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到底我的处女膜是吉汉还是伦破的。   正当我以为我和伦的爱情将顺利继续时,又发生了另一件事情。   过了一个星期,因为伦家里有事没来上课,我放学后就想自己去附近书店买 几本参考书温习,结果刚走出校门,就遇见吉汉。   吉汉:你和伦复合了?   我:嗯,其实也没真的分手过啦。   吉汉:你原谅了他和清清?   我想起那晚的事,害羞别开头:我也有犯错,大家扯平就好啦吉汉看起来有 点不满:你要去哪里?   我:哦,我想去xx路买参考书。   吉汉:我有经过,我载你去吧。   吉汉拍拍他的自行车后座,我知道那件事情过后我应该和他避嫌,但是心底 深处竟然难以拒绝吉汉的邀约,就坐上他的自行车。   一路上,我们没有交谈,我扶着吉汉的腰,发现他的身材真的很好,连腰部 都硬硬的,不禁有些脸红。正当我胡思乱想时,我们停在一间房子前面,我问吉 汉为什么停在这里?   吉汉:哦,我也想买书,这是我的家,我早上没带钱,进去拿一下,你进来   我不置可否,尾随吉汉进了房子。他家不大,但是很静,应该是没有人。吉 汉叫我随意坐坐,然后他就进去两边,我就在客厅坐着。过了一会,吉汉出来说 他妈妈出去了,应该不久就回来,问我等等好吗,我想反正没急着回家,就说好   吉汉坐在我身边,几乎贴着我坐,我感觉有些太亲密,便想挪开一点。他发 现了我的意图,就用右手把我揽在怀里。   我:吉汉,那晚是一场错误,我们不能再错,我爱的是伦,放开我。   吉汉轻蔑的笑:我不相信。   我:真的,我真的爱着伦。   吉汉:我也很爱你,你为什么不给我机会。   我:因为我不爱你呀吉汉:你既然爱他不爱我,那么那晚为什么又给了我你   我:那晚我只是一时报仇心切,我们忘了那晚好吗?   吉汉沉默了一会:好,但是我要你证明你真的爱着伦。   我:哦,怎样证明。   吉汉:让我舔弄你的下面,如果你能忍住不要我干你,我就相信你真的爱伦。   我刷红了脸:你很不要脸,这样做我就算背叛了伦;那你说爱我,有什么证   吉汉顿了顿,说:你记得那晚我和琳进帐篷吗?   我点了点头,吉汉接着说:那骚货当时脱光了引诱我,我都不为所动,最后 还坚持把她推开,跑了出来找你;换做是你的小鸡鸡伦,你以为他能抗拒那诱惑?   我脑袋轰了一声,我知道伦的话,肯定受不了诱惑,老早把琳的初夜,第二 夜统统夺了个干净。   吉汉见我不说话,轻轻的把我的校裙往上拉,然后利索的把我的白色纯洁内 裤脱了。我当时虽然心里清楚应该阻止这一切,但是却身不由己配合他让他脱了   吉汉看了看我的阴户,赞叹说:真美,我心中很开心他的赞美,他站起来, 脱下裤子和内裤,那大鸡巴露了出来,他套弄一下,说:待会你随时希望我插这 只真的鸡巴进你的阴道,只要告诉我就可以了。   我看着那只有生命的鸡巴,禁不住吞了口口水,点了点头。   吉汉兴奋的微笑,然后就把头埋进我的双腿间,开始舔弄我的阴蒂。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12-11 20:37 编辑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12-10 21:03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激情小说